重量级专家学者齐聚首,近代人物罗竹风简介

2019-10-14 作者:必威官网手机版   |   浏览(133)

图片 1近代人物

近代人物

2016“崂山论道”主题论坛与专题研讨今天在崂山太清宫弘道院举行,来自全国各高校、有关科研单位及道教界的四十余名专家学者参加。针对《道德经》的当代诠释、道教洞天福地与环境保护以及道教文化在当代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等方面,进行研讨交流。重量级专家学者都有谁?他们演讲的主题是什么?

出生地:辽宁省海城市西柳镇前柳村

中文名:罗长维

图片 2

罗竹风人物简介

别名:牛文

主题论坛题目:“老子的‘生态文明’论”

罗竹风,男,山东省平度市蟠桃镇人,中国着名语言学家,宗教学家,出版家,辞书编纂家,杂文家。山东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原兼职教授。

国籍:中国

葛荣晋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国学院教授,中国哲学和中国管理哲学博士生导师。从事中国哲学与东亚实学教学与研究50年。其主要着作达26部之多。在海内外重要报刋发表中国哲学与管理哲学论文300余篇。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葛荣晋教授就在全国企业界和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山大学、中共中央党校等高等院校讲授中国管理哲学。近年,葛荣晋教授不仅多次主持与召开“儒商与企业管理学术研讨会”,而且多次与企业家对活,为高层管理者作中国管理哲学报告,深受欢迎,被学术界和企业界誉为“中国管理哲学第一人”。

曾任上海哲学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主席,上海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语言学会第一届副会长,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第一届理事、第二届顾问,上海文学会会长,上海宗教学会会长,上海杂文文学会会长。

出生地:辽宁省海城市西柳镇前柳村

图片 3

罗竹风是上海市第七、八届人大代表、常委。

出生日期:1918年

主题论坛题目:“我对道教文化的新思考”

罗竹风早年曾学习世界语,一直热心世界语事业,支持上海世界语协会开展工作,是世界语之友会成员。

职业:革命

熊铁基教授,1933年4月生,湖南常德人,着名历史学家、道家道教文化研究专家。现为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道家道教研究中心主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56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学院,1958年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班毕业。长期从事中国古代史的教学与研究工作,主攻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史,尤其致力于道家文化的研究。出版有《汉唐文化史》、《秦汉文化志》、《中国老学史》、《秦汉新道家》等着作,主编有《道家道教文化书系》、《道教文化十二讲》、《传统文化与中国社会》以及帝王、宰相列传等多种图书,均有较大的社会影响。发表论文数十篇,分别受到史学、哲学、宗教学各方面同行专家的关注。

罗竹风个人履历

信仰:共产主义

图片 4

193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哲学系。

罗竹风人物

李光富会长,中国道教协会会长。现任十堰市政协副主席。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湖北省道协名誉会长,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武当道教功夫团团长。1987年8月,当选为武当山道教协会副会长。1988年1月,被选为丹江口市第三届政协委员。1989年赴北京白云观参加中国道教学院主办的全真三坛戒律知识培训班学习。2001年10月,被选举为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2010年6月,当选为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2015年6月,当选为中国道教协会会长。李光富道长长期严格要求自己,认真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宗教法规政策,带领道众坚决维护人民利益,维护国家统一,维护民族团结,坚定不移地走爱国爱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特别是在搞好教务活动和文物保护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

1937年,从青州中学罢教回乡,同乔天华组织起平度第一支抗日游击队。

罗竹风(1911.11~1996.11.04),男,山东省平度市蟠桃镇人,中国著名语言学家,宗教学家,出版家,辞书编纂家,杂文家。山东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原兼职教授。

图片 5

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抗战日报》社社长,八路军胶东五支队秘书长、宣传部长,胶东文化联合社编委,胶东文化协会副会长、常务委员。

曾任上海哲学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主席,上海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语言学会第一届副会长,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第一届理事、第二届顾问,上海文学会会长,上海宗教学会会长,上海杂文文学会会长。

主题论坛题目:“弘扬优秀道教文化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1940年,任平度县县长。

罗竹风是上海市第七、八届人大代表、常委。

人物介绍:吉宏忠会长,现任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道教协会会长。致力于积极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之一的道教文化,组织力量整理、发掘、传承上海道教音乐,编撰出版《上海道教音乐集成》,组建上海城隍庙道乐团,培训青年道士熟练掌握乐器演奏技艺,出版发行了《上海道教音乐·迎仙客》CD唱片数辑,使得上海道教音乐在2008年被国务院列入“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0年他荣获“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先进个人”。

1943年,任胶东文化协会研究部部长,胶东公学教务长。

罗竹风早年曾学习世界语,一直热心世界语事业,支持上海世界语协会开展工作,是世界语之友会成员。

图片 6

解放战争期间,任山东大学军代表等职。

罗竹风个人履历

专题研讨题目:“老子的有无统一观及其现实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山东大学教务长,华东、上海市宗教事务处处长,上海市出版局代局长,上海市社联主席,《辞海》常务副主编,《汉语大词典》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主编,《中国人名大词典》副主编,《中国社会主义宗教问题》主编。主持编着有《中国社会主义时期的宗教问题》、《宗教通史简编》、《宗教学概论》等。

193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哲学系。

许抗生教授,1937年生于江苏武进县。1966年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史研究生班毕业。毕业后留校一直从事中国哲学的教学与科研工作。现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曾担任过中国哲学史教研室副主任、主任等职。出版的着作主要有《帛书老子注译与研究》、《老子与道家》、《中国的法家》、《先秦名家研究》、《老子与中国的佛、道思想简论》、《魏晋南北朝哲学思想研究概论》和主编《魏晋玄学史》、《中国传统道德·教育修养卷》等。前后发表论文百余篇。

罗竹风个人作品

1937年,从青州中学罢教回乡,同乔天华组织起平度第一支抗日游击队。

图片 7

着有《杂家与编辑》、《行云流水六十年》。

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抗战日报》社社长,八路军胶东五支队秘书长、宣传部长,胶东文化联合社编委,胶东文化协会副会长、常务委员。

专题研讨题目:“《道德经》一字师:‘啬’的妙用”

罗竹风罗竹风感言

(历史

刘仲宇教授,现任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宗教文化中心主任,中国宗教学会理事,原上海市宗教学会理事,上海市宗教学会副会长,香港蓬瀛仙馆道教文化资料库执行委员,香港道教学院客座教授。大型古籍整理项目《中华道藏》副主编,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道教授箓制度研究”多年来参加中国哲学和宗教的教学与研究,先是主攻宋明理学,撰有《周易与宋理学》、《道教影响下的朱熹》、《论试程颐思想的个性特征》等。刘仲宇教授从1997年算起,所参加的国际、国内学术研讨会议即达15个,与会地点包括我国内地及香港、台湾地区,以及马来西亚等,由此与海内外学术界建立了广泛的良好关系。同时也被马来西亚、香港和内地有关机构邀请去讲学。

杂家——一个编辑同志的想法

1940年,任平度县县长。

图片 8

窗外下着毛毛雨,春雨贵似油呀,但这天气却总有点使人腻烦。

1943年,任胶东文化协会研究部部长,胶东公学教务长。

专题研讨题目:“论南朝道教与儒、佛并存互动的关系及对我们的启示”

工作了一天,正应该“逸”一下了,便顺手拿起一本《史记》来,想查清“左袒”这个典故的出处,也算是一种消遣吧?

解放战争期间,任山东大学军代表等职。

李刚教授,曾任国家重点学科、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指导教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五届哲学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社科基金宗教学评审组副组长,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成都市道教协会副会长,《宗教学研究》杂志副主编。主要从事中国道教的研究和教学。已出版《汉代道教哲学》、《道教与中国传统文化》、《大道》;主编《古今中外宗教》并撰着导言及道教部分;主编《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论丛》、《道教研究自选集丛书》;参与标点整理《中华道藏》并担任副主编。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由于“为发展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笃,笃,笃……”有人敲门,却原来是一位出版社的编辑来访。多日不见,不免寒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山东大学教务长,华东、上海市宗教事务处处长,上海市出版局代局长,上海市社联主席,《辞海》常务副主编,《汉语大词典》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主编,《中国人名大词典》副主编,《中国社会主义宗教问题》主编。主持编著有《中国社会主义时期的宗教问题》、《宗教通史简编》、《宗教学概论》等。

图片 9

暄一番。起初,没话找话说,两人都显得吃力。不知怎么一来,话头转到编辑业务方面,于是松动活泼起来了。

罗竹风个人作品

专题研讨题目:“论道教洞天福地与环境保护——以杜光庭《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为例”

“人都要有一行,没有一行,就会变成二流子。”编辑同志是这样开头的,“其实,二流子也应该算是一行,不过是‘等外品’而已。但使我迷惑不解的却是‘编辑’究竟算哪一行、哪一家呢?” 我认真地想了一下,答道:“社会分工,不能用植物分类学的方法,编辑就是编辑。如果硬要追问属于哪一家,恐怕只能算是属于‘杂家’了。” 他哈哈大笑起来,连连说:“好一个杂家!有意思,真有意思!” “三百六十行,缺一不可。《水浒传》一百单八将配搭起来,行当齐全,才显得热闹。若都是一群呜呀呀的黑旋风李逵,岂不扫兴?”我借题发挥,着实谈了一通社会分工必须有“编辑”的大道理。然后又联系实际,说什么“当教师的,得天下之英才而教之,一乐也;难道得天下之妙文而先欣赏之,在许多书稿编辑出版过程中,既开阔眼界,又增长见识,更能发掘宝藏,有利于人类文化知识的积累和传播,那自然是编辑同志的一大乐事了。” “嗡,嗡……”他先是漫应着,后来却突然兴奋起来,说了这样一大段话:“李逵也好,鲁智深、武松也好,当然各不相同。但谁又愿意作个水亭放箭的联络员朱贵呢?一个作家成名,谁也看得起;作家以自己的作品为社会所重视,这当然是他辛勤劳动的成果。然而这其中也有编辑的一份心血。编辑的不平,正是他年年为人作嫁衣裳,而自己却永远坐不上‘花轿’。这些年来,领导上颇重视演员、作家现在出现在寻找似乎什么都有他们的份儿,而编辑却有点‘广文先生’的味道。难道你听说过有什么负责同志专门接待过编辑这一行么?哈哈……所谓‘杂家’,名不正则言不顺,命定该坐冷板凳!在后台的人也有各式各样,我不相信组织上给我一定的条件,像一般作家那样,我会写不出东西来!如果真是不堪造就,那只好从心里认输。然而这几年,我却在‘可出可不出的书,不要出’呀,‘有益无害的书,不妨出一点’啦等等空洞原则底下,搞得头昏脑涨。当然,也并不是说我白吃饭,成绩总还是有一点的。这不过是一些牢骚话,偶尔说说也就算了。” 我深切感到“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的苦楚。

著有《杂家与编辑》、《行云流水六十年》。

孙亦平教授,南京大学哲学硕士,历史学博士。现任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宗教学会理事,美国哈佛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访问学者,国家图书馆“文津讲坛”特聘教授。学术成果多次被《哲学年鉴》、《宗教学年鉴》、人大报刊复印资料全文复印、转载或摘录,具有一定的社会反响。为美国哈佛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访问学者,曾多次赴美国、台湾、香港等地参加国际学术会议,主持“十五”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杜光庭与唐宋道教思想”、“十一五”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东亚道教研究”等,科研成果多次获得省部级以上奖励。

雨夜一席话,好像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我始终认为:编辑这一家是无论如何也缺少不得的,杂家必杂,杂中求专,当一个名副其实的编辑专家,对社会的贡献恐怕也不一定比其他行当的专家们更少一些吧?为什么这位编辑同志还有一肚子苦水呢?个人主义么?名利思想么?不甘心作无名英雄么?都或有之,但也不尽然。如果帽子什么的可以解决问题,那未免太简单了。凡是自以为不被重视的工作,最好是从两方面的原因去想一想。例如负责同志专门接待一次编辑工作者,同他们谈谈心,对编辑工作的情况多了解一点,帮助解决一些可能解决的问题。这样,岂不皆大欢喜了么?

罗竹风罗竹风感言

图片 10

我常想: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也是有限的。怎样在无限中求有限,这是一种艺术,也是一门学问。明乎此,领导者的天地就广阔了。

杂家——一个编辑同志的想法

专题研讨题目:“道教文化及其现代意义”

罗竹风

张广保教授,号洞斋散人,1992年获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98-1999荷兰莱顿大学访问学者,2002-2003哈佛燕京访问学者。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研究生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道教思想、经学思想的研究。代表性着述有《金元全真道内丹心性学》(北京:三联1995曾获首届“汤用彤学术奖”)、《唐宋内丹道教》、《中国经学思想史》等,曾参与姜广辉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研究课题“中国经学思想史”课题组,并独自承担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重点研究课题“纬书与东汉经学研究”。另有学术论文30多篇,50余万字,发表于各种刊物。

窗外下着毛毛雨,春雨贵似油呀,但这天气却总有点使人腻烦。

图片 11

工作了一天,正应该“逸”一下了,便顺手拿起一本《史记》来,想查清“左袒”这个典故的出处,也算是一种消遣吧?

专题研讨题目:“道教文化在当代社会的几个基本价值探析”

“笃,笃,笃……”有人敲门,却原来是一位出版社的编辑来访。多日不见,不免寒

杨玉辉教授,重庆国学院副院长、西南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宗教学会理事,长期从事中国医学、宗教学、宗教管理学、科学技术哲学、道教哲学、道教人学、道教养生学、道教内丹学以及自然辩证法、管理学等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同时也进行人体科学、心理学、脑科学的研究工作,并取得了一系列的独创性研究成果,提出了一系列的原创性理论。在人民出版社等出版有关道教研究、科学技术哲学研究、人体科学研究、道教养生学研究等专着多部;在海内外学术刊物发表有关科学、哲学等学术论文40余篇。

暄一番。起初,没话找话说,两人都显得吃力。不知怎么一来,话头转到编辑业务方面,于是松动活泼起来了。

图片 12

“人都要有一行,没有一行,就会变成二流子。”编辑同志是这样开头的,“其实,二流子也应该算是一行,不过是‘等外品’而已。但使我迷惑不解的却是‘编辑’究竟算哪一行、哪一家呢?” 我认真地想了一下,答道:“社会分工,不能用植物分类学的方法,编辑就是编辑。如果硬要追问属于哪一家,恐怕只能算是属于‘杂家’了。” 他哈哈大笑起来,连连说:“好一个杂家!有意思,真有意思!” “三百六十行,缺一不可。《水浒传》一百单八将配搭起来,行当齐全,才显得热闹。若都是一群呜呀呀的黑旋风李逵,岂不扫兴?”我借题发挥,着实谈了一通社会分工必须有“编辑”的大道理。然后又联系实际,说什么“当教师的,得天下之英才而教之,一乐也;难道得天下之妙文而先欣赏之,在许多书稿编辑出版过程中,既开阔眼界,又增长见识,更能发掘宝藏,有利于人类文化知识的积累和传播,那自然是编辑同志的一大乐事了。” “嗡,嗡……”他先是漫应着,后来却突然兴奋起来,说了这样一大段话:“李逵也好,鲁智深、武松也好,当然各不相同。但谁又愿意作个水亭放箭的联络员朱贵呢?一个作家成名,谁也看得起;作家以自己的作品为社会所重视,这当然是他辛勤劳动的成果。然而这其中也有编辑的一份心血。编辑的不平,正是他年年为人作嫁衣裳,而自己却永远坐不上‘花轿’。这些年来,领导上颇重视演员、作家现在出现在寻找似乎什么都有他们的份儿,而编辑却有点‘广文先生’的味道。难道你听说过有什么负责同志专门接待过编辑这一行么?哈哈……所谓‘杂家’,名不正则言不顺,命定该坐冷板凳!在后台的人也有各式各样,我不相信组织上给我一定的条件,像一般作家那样,我会写不出东西来!如果真是不堪造就,那只好从心里认输。然而这几年,我却在‘可出可不出的书,不要出’呀,‘有益无害的书,不妨出一点’啦等等空洞原则底下,搞得头昏脑涨。当然,也并不是说我白吃饭,成绩总还是有一点的。这不过是一些牢骚话,偶尔说说也就算了。” 我深切感到“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的苦楚。

专题研讨题目:“崂山道教的慈善思想与实践”

雨夜一席话,好像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我始终认为:编辑这一家是无论如何也缺少不得的,杂家必杂,杂中求专,当一个名副其实的编辑专家,对社会的贡献恐怕也不一定比其他行当的专家们更少一些吧?为什么这位编辑同志还有一肚子苦水呢?个人主义么?名利思想么?不甘心作无名英雄么?都或有之,但也不尽然。如果帽子什么的可以解决问题,那未免太简单了。凡是自以为不被重视的工作,最好是从两方面的原因去想一想。例如负责同志专门接待一次编辑工作者,同他们谈谈心,对编辑工作的情况多了解一点,帮助解决一些可能解决的问题。这样,岂不皆大欢喜了么?

任颖卮教授,现任青岛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副教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专业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传统文化方向的教学与研究。个人专着:《崂山道教史》;学术论文在《中共党史研究》、《齐鲁学刊》、《日本开拓者大学学报》、《管子学刊》等期刊上公开发表

我常想: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也是有限的。怎样在无限中求有限,这是一种艺术,也是一门学问。明乎此,领导者的天地就广阔了。

图片 13

专题研讨题目:“执古御今——老子思想的现代意义”

周易玄,原名廖彬宇,字中天,号天真子、道隐子,又号三奇居士。80年代末出生于贵州省金沙县,出身于医学和文化世家,童年时代即潜心于古汉语学习,自幼研学《周易》,自主阅读大量古文化典籍,能背诵大量古代经典篇章,少年时代多次应邀到海南、湖南等地为商政人士讲授国学和企业文化,被誉为“神童”。16岁后多得易学名家指导,17岁时得到中国周易学会会长、全国政协委员刘大钧教授赞许、受山东大学博士生导师林忠军教授赏识、受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学者孔庆东先生勉励。17岁始先后受聘担任中华周易联合会副会长、中华易经协会秘书长、国内外多家公司顾问、中国建设部文化中心特约研究员。

着有《周易玄小记》、《易帅——再探周易玄》等传记文章,丙戌岁末,贵州国学讲学院成立,院领导聘任其为学院周易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兼学院副院长一职,21世纪初,海内媒体将其誉为“中国当代第一国学少年”。

本文由必威手机网址发布于必威官网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重量级专家学者齐聚首,近代人物罗竹风简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