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武状元薛奕,延寿溪畔话状元

2019-09-21 作者:考古专栏   |   浏览(56)

延寿溪发源于仙游九鲤湖上游,经常太镇莒溪注入东圳水库,再绕九华山南麓经泗华陂流入延寿溪。旧志称此溪“十里无湍激声,萦绕九华山下一碧如带”。故亦名“绶溪”。

□林祖泉

徐寅,全唐诗为徐夤,生卒年均不详,约唐懿宗成通未前后在世,字昭梦,今莆田市城厢区龙桥街道办事处延寿村人。他的祖上为避安史之乱举家南迁莆田。徐寅出生时已家道中落,其诗云:“岁计悬僧债,科名负国恩”。他少而好学,在年轻时就拜读了莆田前辈名人欧阳詹、林藻、林蕴等人的诗文,又结识涵江黄巷的黄璞、黄滔两兄弟。在出仕前他就遍游福建名山大川,并接触下层人民,了解他们的疾苦。因此,他早年就写了许多诗赋,赞颂祖国锦绣河山,同情人民疾苦,显露了横溢的才华,享有诗名。

绶溪有潭名“徐潭”,潭有石露水中名“钓矶”,是晚唐诗人徐寅的隐居垂钓之处。“绶溪钓艇”也是莆田二十四景之一。而延寿溪畔的延寿村,便是历史上闻名遐迩的状元村。这里是状元徐寅的祖居地。

在我国科举史上,一个地方出现多名文状元或武状元的,并不鲜见。然而,同一科文、武状元出自一个地方却十分罕见。有史可查的,这种情况仅于北宋熙宁九年出现过一次,这便是福建兴化军的武状元薛奕和文状元徐铎。

长大后他“博通经史,尤长于骈语律赋”,所写的《人生几何赋》被时人竞相传抄,“长安纸价为高三日”。早年所作《斩蛇剑》《御沟水》等,远传至朝鲜、日本等国,那里的人以金书列为屏障。然而,他却屡举进士不第,到了唐乾宁元年才得中进士,此时他已两鬓皆白。当时唐王朝已进入末年,中央权力削弱,藩镇割据,天下大乱,政治黑暗,官场腐败。徐寅关心国家大事,他写了《明妃》一诗:“不用牵心恨画工,帝家无策及边戎。香魂若得升明月,夜夜还应照汉官。”诗中表达了自己忧国的心境和希望国家统一安宁的心态。梁开平元年再试进士,中第一名,成为福建历史上第一个状元。因梁太祖要他把《人生几何赋》中“三皇五帝,不死何归”句改写,徐寅答“臣宁无官,赋不可改”,梁太祖就取消了他的状元,徐寅拂袖南归。

徐寅,字昭梦。他一生才华横溢,锋芒毕露,有过“才到名场得大名”的辉煌,而更多的却是坎坷与不幸。他自幼博通经史,尤其擅长骈文律赋,在文坛上赢得“锦绣堆”的雅号。21岁时,踌躇满志的徐寅开始了在长安长达10年的应试和游宦生涯。

薛奕,字世显,生于北宋皇佑元年,宋兴化县清源西里人。据薛氏谱牒称,薛奕乃唐代名将薛仁贵第十二代裔孙。莆田薛氏的落叶祖德海公于唐玄宗时任莆田守备,其子孙随军从绛州龙门迁居莆田。后德海公死于任上,其后裔遂定居于此。薛奕自幼聪明过人,生性好动,常于读书习文之余,使枪弄棒。其母见他可堪造就,特聘请一文一武名师教授道德文章和十八般武艺。薛奕的确是个踏实懂事的孩子,学习十分认真,经、史、子、传,悉心苦读;刀、枪、剑、戟、棍、棒、槊、鞭等,样样精练。几年功夫,他便成为当地有名的文武双绝的才子。

福建当时是闽王王审知当政,他欣赏徐寅为人正直,学识渊博,邀请他商讨治闽大事,礼聘他入幕,授秘书省正字。徐寅提出“轻徭薄敛,抚民休息”之策,协助王审知修长乐海堤,建十个斗门,旱可蓄水,涝可泄洪,灌溉千亩良田,粮食丰收,民心安定。自此,八闽大地积极兴修水利,漳、泉等地仓廪盈实。

后梁开平四年,徐寅复试考中状元。在廷见时,梁太祖问他:“你的《人生几何赋》中‘三皇五帝,不死何归’句能否改一改?”徐寅傲骨凛然,断然拒绝。他斩钉截铁地回答:“臣宁无官,不可改赋!”展现了莆田文人的浩然正气。梁太祖听了勃然大怒,当即削去徐寅的状元名籍。不久徐寅便东归返闽,受到闽王王审知的礼遇、重用。由于王朝更迭,徐寅因忤后唐皇帝庄宗,罢官返回莆田,隐居延寿故里。后人就把延寿村俗称“寅寿村”,把延寿桥俗称“寅寿桥”。

熙宁九年,朝廷同时举行文武科考试。薛奕心怀保家卫国之志,千里迢迢到汴京参加应试。他原来是贡士的身份,入京后,看到当时的西夏和辽屡屡犯边,战事频繁,而守军屡战屡败,常以屈辱的条件媾和。因此,志向高远的薛奕为了尽快报效国家,毅然决定应武举试。

徐寅身处乱世,厌恶黑暗的官场,就萌生回乡之心。回到家乡莆田延寿村后,隐居在延寿溪畔。他时而游山川,时而泛舟綬溪垂钓,过着悠闲的生活,写了不少的诗文。如《偶题》:“赋就长安振大名,斩蛇功与乐天争。归来延寿溪头坐,终日无人问一声。”以及《游绶溪》:“轻航数点千峰碧,水接云山四面遥。晴日彩霞红蔼蔼,晚天江树绿迢迢。清波玉浪泉当槛,小径松门寺对桥。明月钓舟渔浦远,倾山雪浪暗随潮。”

“千卷长书万首诗”、“赋就长安振大名”。徐寅辞章绮丽,有368首诗被收入《四库全书》。徐寅为官清廉,一生清贫,但他嗜书如命,念念不忘读书、买书。他为自己的藏书楼题写楹联:“壶公山下千钟粟,延寿桥头万卷书。”据说徐寅家塾的“万卷楼”还是福建最早的民间藏书楼。

武举,又称武科,是科举制度中专为选拔武艺人才而设置的科目。它始创于唐长安二年,应武举的考生由各州县举送,兵部考试。唐代的武状元即兵部考试的第一名。像进士科一样,武科考试要求也非常严格,不但在贡院进行文考,考试时搜身上锁,而且考纪严明,不得有半点违规行为。由于薛奕准备充分,在贡院文考时,举凡孙吴韬略、行军布阵,都能对答如流;在校场比武时,他英姿飒爽,骑马拉弓,五矢五中,箭箭射中靶心。尤其是在皇帝主持的殿试中,他力挫群雄,勇夺第一,成为一个名符其实、文武全才的武状元。这不仅是莆田人的骄傲,更是涵江人的自豪。

延寿村位于九华山下,绶溪蜿蜒而过,青山绿水,令人心旷神怡。徐寅萌发了建筑一座藏书楼想法,好让莆仙学子有一个好去处。于是,倾注所有积蓄在延寿桥头南侧建一座书楼,书楼建成后又亲题“延寿万卷书楼”匾额,藏书达万卷。书楼不仅借书给学子阅读,还定期举行讲学,书楼遂成书院前身,在历史上赢得了“壶公山下千钟粟,延寿桥头万卷书”的美称。可见徐寅对莆仙教育文化发展功不可没。

“龙虎榜头孙嗣祖,凤凰池上弟联兄。”徐家世代以诗书、志节教育子孙,家学渊源深厚。徐寅的七世孙徐铎与兄长徐锐,兄弟俩从小聪明好学,博通经文。宋·熙宁九年,徐锐、徐铎兄弟俩入京应试,兄弟俩同登进士第,殿试时弟弟徐铎一举夺魁,成为状元。

有意思的是,在同年的文进士科殿试中,距薛奕家乡仅数十里的邻邑莆田县的举子徐铎,被宋神宗钦点为文科状元,当皇帝老爷得知薛奕和徐铎同属福建路兴化军时,不由龙颜大悦,抑制不住以科举网罗到人才的兴奋与欢喜,特为二人赐诗,诗中有句云:“一方文武魁天下,四海英雄入彀中。”表达了当朝天子对莆田人夺得“一科两状元”的赞誉,至今仍成为传颂千古的名句。薛奕、徐铎后来双双衣锦返乡,并结为儿女亲家。

徐寅死后葬在常太北神山。他的后人八世孙徐铎也于宋神宗熙宁九年高中状元,其兄徐锐也同登进士,当年的仙游枫亭薛奕亦中武状元,宋神宗龙颜大悦,赞道:“一方文武魁天下,四海英雄入毂中。”

无独有偶,同年兴化县薛奕心怀保卫国家之志进京参加武举应试。他在殿试中,力挫群雄,夺得武举第一,成为莆田科举史上第一位武状元。

大魁天下后,薛奕被授予凤翔府兵马都监的官职。凤翔府在关中地区,府治天兴,都监掌管本府军队的屯戍、训练和边防事务。到任后,他恪尽职守,不久,因积功而被提升为正将。将是禁军的编制单位,将下设部,部下设队,一将兵力一般有几千人,少数的将达万人。正将是将的最高长官,其下副将、押队使臣、训练官、部将、队将等,薛奕成为一名高级军官。由于他武艺高强,又懂韬略,战时带兵打仗,平时操练比武,很有一套办法,而且治军严谨,又善于处理军民关系,故此在凤翔府一带颇负盛名。

在唐代福建文坛上,徐寅具有不容忽视的地位,在晚唐诗坛上,徐寅也占有一席之地。《全唐诗》收录他的诗262首;《全唐赋》收入他的赋27篇。《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论他的赋“句雕字琢,不出当时程式之格,而刻意锻炼,时多秀句。” 并收入《徐正字诗赋》二卷,收赋8首,收诗368首;他还著有《钓矶文集》《探龙集》《雅道机要》等书。他的赋诗被雅称为“锦绣堆”,可见徐寅在赋、诗方面成就之大,同时也为刚刚崛起的唐代莆田文化做出重要的贡献。陈志平

传说,徐铎和薛奕文武状元及第后,一同返乡省亲。路上一人一骑乘船而行,但因船行前后顺序有所争执。薛奕说:“我朝开国皇帝太祖就是武将出身,他之所以能得天下统一中国,全靠无数武将南征北战,所以今天我在你之先,理所当然。”徐铎却道:“太祖皇帝武将出身不假,他之所以能得天下并治天下,还是倚重赵普这样的文臣。没有赵普的‘半部《论语》治天下’能行么?武将本领再大,也要听文臣调遣。”两位状元谁也说不过谁,只好以比对联来定输赢。薛奕出了上联:“二舟同行,橹速哪及帆快!”薛奕利用谐音,既指物又指人,寓意“文不及武”。此联构思奇妙,徐铎尽管是文状元,但苦思冥想良久,仍无法对出下联,便道:“我本以为兄台乃武人,在题联对句上绝非本人对手,谁料兄台虽为武状元,文才却远胜于我,实在令人佩服!”薛奕说道:“适才只不过偶尔想到这一联句,与兄台相比,薛某差之远矣。还是按原来习惯,文在前,武在后。你的船在前面行驶,薛某愿跟随其后!”徐铎忙说:“不可!薛兄理当在前。”因两人互相推让不下,只好同舟并行。于是高悬文武状元旗号的两艘船便齐头并进,浩浩荡荡驶回莆田,轰动一时。

凤翔府所辖的地域比较宽广,包括现在的陕西、甘肃、宁夏一带。宋初,这里是边陲地带,与西夏相邻,西夏是游牧民族党项人建立的国家,都城兴庆府。西夏人擅长骑射,经常侵犯宋朝边境,双方时战时和,互有胜负,打打停停达几十年之久。为了防止西夏国的进犯,宋朝廷在西北边境常年驻扎数十万军队,与西夏国对峙。

后来,徐铎在儿子结婚办喜事时,听到喜庆的十音八乐声,突然激起他的灵感,终于对出了下联:“八音齐奏,笛清怎比箫和。”可谓对得天衣无缝。可惜,当他对出下联时,薛奕已为国捐躯多年。徐铎为不能在薛奕生前对出下联而终身遗憾。

宋庆历四年10月,宋夏双方重新和谈,达成协议。宋朝册封元吴为夏国主,夏对宋名义上称臣。宋廷每年“赐”给夏国绢13万匹,银5万两,茶2万斤。逢节日与元昊生日另“赠”礼物银2万两,银器2千两,绢、帛、衣2.3万匹,茶1万斤。宋、夏恢复贸易往来。

徐铎状元及第后,初授签书镇东军判官,后累官至吏部尚书。据传,他曾在延寿溪畔故居周围遍植荔枝,命名为“延寿红”。徐铎死后,人们为了纪念他,便更名为“状元红”。他在故居挖的井也称为“状元井”。

宋神宗即位后,立志要改变国家的积弱积贫的状况,任用改革派王安石为宰相,实行富国强兵的变法措施。在军事上,首先采用了“将兵法”,选拔一批精通武艺的军官负责训练军队,提高士兵的素质和作战能力。作为武状元的薛奕,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被派往凤翔府的。

“绶溪飘泊尽渔家,泛艇中流傲晚霞。”漫步延寿溪畔,可看到形似飞龙出水的延寿桥。古榕、古桥,它们好像正在向游人诉说着什么?或许是吴兴斩蛟的传说,或许是李富倡修延寿桥的故事。吴兴斩蛟的传说留下的是吴公、吴刀、赤溪、漏头等一串地名的符号;李富倡修延寿桥的故事留给人们的是诸多的猜想空间。而“延寿”、“寅寿”、“徐潭”、“钓矶”则引发无数文人墨客的遐想,留下诸多不朽的诗篇。□郑银华 张碧华

元丰五年8月,宋神宗接受给事中徐禧的建议,在银川东南筑永乐城作为银川的治所,谋攻占西夏的横山地区,进逼夏都。九月,永乐城竣工,朝廷赐名“银川寨”。永乐城处于银、夏、宥三州的交界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永乐城的建成,对西夏构成很大的威胁。为此,西夏倾全国之力,集结30万兵马来攻,大败宋军于城下,继而围城。宋军在夏兵的猛攻之下,力竭难支,朝廷派出的援军又被西夏军阻截无法赶到。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永乐城陷落,宋军1万余人全军覆灭,其中将校阵亡230余人。薛奕在这次战役中,勇敢顽强,身先士卒,力战数敌,多次指挥部下打退夏兵的进攻,解救出被围的兵士,最后因寡不敌众,被流矢射中头部而壮烈牺牲,年仅34岁。为了表彰他为国捐躯的功绩,宋朝廷诏赠他为“防御使”。其子薛安靖以父军功补官。

民间相传,徐铎和薛奕当年以文武状元及第后,一同回乡省亲。在旱路上,两人尚可并辔而行,可是到了水路,却必须一人一骑乘船而行,船的前后引起他俩的争执。当时,地方官员及两岸百姓,听说自己家乡的同科文武状元衣锦返乡,早就等候在莆田城内的码头上,准备迎接,因此两个状元的前后之分便关系到自己地位了。

按照惯例,文状元应在前,但薛奕非要争这口气。他说:“我开国皇帝就是武将出身,而且能得天下并统一中国,全靠武将南征北战,所以,今天我在你之先,理所当然。”

徐铎道:“太祖皇帝是武将出身不假,但他之所以能得天下并治理天下,还是倚重赵普这样的文臣。没有赵普的‘半部《论语》治下天’能行么?武将本领再大,也要靠文臣调遣。我们两人虽然都是状元,但我是文状元,文状元在先理所当然。”

薛奕说:“这样争下去不是办法,不如我们两人比试一下,谁胜谁的船在前如何?”

徐铎问道:“如何比试呢?”

薛奕答:“比文比武都行,由你定。”

徐铎心想,自己乃一介书生,若比武,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比文,自己肯定可以稳操胜券。于是就说:“那就比文吧!但不知如何比法?”

薛奕道:“我出一上联,你若能对出下联,我便心甘情愿认输,由你先行,否则,你得跟在我的后面。”

徐铎便叫薛奕出上联。

薛奕沉吟片刻,出联道:

二舟同行,橹速哪及帆快!

此联利用谐音,既指物,又指人(三国时东吴大臣鲁肃和西汉的开国元勋樊哙),寓有“文不及武”之意。真是构思奇妙,意境深邃。尽管徐铎是文状元,但苦思冥想许久,仍无法对出下联。薛奕见他窘迫不已的模样,不忍心让他过分难堪,便说道:“徐兄毋须过分认真。有道是,出联容易对联难,我相信只要多给时间,你是完全能够对出的。”

徐铎听他这么一说,更觉惭愧,说道:“我本以为兄台乃武人,在题联对句上绝非本人对手,谁料兄台文才远胜于我,实在令人佩服!”

薛奕本不想过分为难他,现见他出语真诚,觉得应该见好就收,给他一个下台阶,于是说道:“并非薛某才识过人,适才只不过偶尔想到这一联句,与兄台相比,薛某差之远矣。若凭一上联就断定我的文才胜于你,那真是天大的笑话!刚才的比试纯属戏言,兄台不必在意。还是按一般习惯,文在前,武在后,你的船在前面行驶,薛某愿跟随于后!”

徐铎忙说:“不可!薛兄理当在前!”

薛奕见其执意不愿前行,便说道:“既然兄台不愿前行,那就并舟而行吧!”

徐铎当然不好再表示反对了,就说:“既然薛兄给面子,徐某遵命就是了。”

于是,高悬文、武状元旗号的两艘船只便齐头并进,向莆田方向驶去。

以后,徐铎一直在思考如何对出下联。但是十几年过去了,却未能想出自己满意的下联。后来,他的儿子结婚时,小两口拜堂时响起的欢快乐曲声,突然激起了他的灵感,终于对出下联:

八音齐奏,笛清怎比箫和?

这个下联,也是既指物,又指人(宋仁宗的大将狄青和西汉开国功臣萧何)含有“武将不及文臣”之意,可谓对得天衣无缝。可惜,当他对出下联时,薛奕已为国捐躯多年。不能在薛奕生前对出下联,徐铎感到终生的遗憾。

本文由必威手机网址发布于考古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宋代武状元薛奕,延寿溪畔话状元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