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寓言故事及意义,挑山拣寺

2019-10-09 作者:世界历史   |   浏览(78)

在一座寺庙里,住着一老一小两个和尚。这天,老和尚对小和尚说:我们的米不多了,你出山到集上买些米吧。小和尚答应一声,第二天就出发了。 可是走了没多久,小和尚就回来了。他告诉老和尚,出山过河的那座桥,木头朽坏了,人不能走。老和尚问:不是可以从别的路绕过去吗?小和尚说:绕过去那得多走几倍的路。我听附近的山民说了,那桥他们马上就修,还不如等桥修好了再出山。老和尚沉默不语了。 几天后,老和尚又派小和尚去买米,几个时辰过去后,小和尚背着袋子又回来了。看到老和尚,小和尚立刻说:师父,那桥正在抢修,现在还没修完,等他们修好了再去买米吧。我想,修这桥不会用太长时间的。老和尚看看已快见底的米缸,叹口气:好吧,就按你说的等吧。 估摸着桥该修好了,这时米缸里的米也已吃得干干净净了。老和尚说:去吧,赶快去吧,再买不到米,咱就该饿肚子了。小和尚收拾收拾东西,上路了。可是这一次,小和尚去得快,回来得也快。一见面,小和尚就着急地对老和尚说:师傅,不好了,桥是修到头了,可是被上游突然暴发的山洪又冲坏了,连那条绕过去的路也被洪水淹没了,我们该挨饿了 老和尚叹口气:其实,这种状况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当初桥朽坏了的时候,你如果早下决心,从绕过去的路出山,虽然费些体力,但米应该是早已买回来了。可你不想费力,又心存侥幸,结果,一而再,再而三,造成了今天的困境,你说,这能怨谁呢?小和尚不由得低下了头。 许多时候,我们总是考虑如何抄近道、走捷径,即使出现意外情况,也是心存侥幸,不肯相机而变,付出更多,结果,成功的时机就这样被我们自己轻易地放走了。

从前有座山。
山里有个庙。
庙里有个老和尚,还有一个小和尚。
有一天,小和尚对老和尚说道:“老和尚,我们离开这座庙吧。”
老和尚道:“小和尚,你又不老实了。我们在这里呆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开?”
小和尚嘟着嘴道:“这个庙太矮小,这座山太荒僻。”
老和尚笑道:“你是嫌这里没有香火。”
小和尚摇了摇头,道:“香火我倒不太在乎,我在乎的是佛经。这里经书太少,每一本我都翻了好几遍。若继续呆在这座小庙里,我们还怎么研经修佛。”
老和尚念了句佛号,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便离开这座庙。”
小和尚喜上眉梢,兴奋地说道:“老和尚,你的阅历比我深,你来挑挑。天下有这么多的山,这么多的寺庙,我们该去哪一座山,哪一个庙?”
老和尚沉思片刻,道:“那泰山上的雄若寺你知不知道?”
小和尚立刻道:“我怎么不知道!那雄若寺雄伟壮阔,历史悠久。天下所有的寺庙里,经书最多的恐怕就是雄若寺,听说寺里足足有九个藏经阁。”
老和尚点头道:“不错。”
小和尚道:“可是这里到那泰山的路途实在太遥远,我们真的要去那里吗?”
老和尚道:“你既然要修佛,又怎么能怕路远!”
小和尚道:“好,我不怕!我们这就收拾收拾出发!”
老和尚道:“这庙这么破旧,有什么好收拾的。”
小和尚道:“我们总该带两只化缘用的碗。”
泰山的确很远,当老和尚和小和尚走到泰山的时候,小和尚的碗已经裂了一道缝。
这时候正是半夜,雄若寺那雄伟的大门已经关闭。
小和尚使劲敲了敲门,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守夜的和尚将门打开。
守夜和尚问道:“你们是谁?”
小和尚道:“我是小和尚,他是老和尚。”
守夜和尚道:“你们来做什么?”
小和尚道:“我们想来这里当和尚,看经书,修佛法。”
守夜和尚摊出右手,道:“拿来。”
小和尚道:“拿什么?”
守夜和尚道:“想要在这里当和尚,你们得一人上交十本经书。”
小和尚道:“怎么还有这种规矩?”
守夜和尚道:“你以为这里藏经阁里的书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小和尚道:“我们没有带经书。”
守夜和尚眼光闪动,轻声道:“没有经书,金子也行。”
小和尚道:“我们连铜板都没有,怎么会有金子。”
守夜和尚不再答话,却将门关了起来。
老和尚道:“看来我们得回去把经书拿来。”
小和尚气道:“不拿!不拿!这寺庙的这么多的经书原来是这么来的,料想也好不到哪里去。那我们再重新挑一座寺庙。”
老和尚略一思忖,道:“恒山横亘塞上,绵延千里,其间有诸多寺庙。其中,最有名气的当属天峰岭上的游风寺。”
小和尚道:“啊,我听过这座寺庙,听说那里有很多奇怪的和尚。”
老和尚道:“你我不都是奇怪的和尚,去那里倒也不错。”
恒山也不近,等他们找到游风寺时,小和尚的碗上又添了一道裂纹。
幸好现在是白天,寺院的大门没有关,老和尚和小和尚很顺利地就走了进去。
只是他们将这寺庙逛了个遍,却只瞧见一个正在扫地的和尚。
老和尚和小和尚在旁边看那和尚扫地,可是他却丝毫不搭理他们。
小和尚忍不住问道:“这寺庙里的和尚哪里去了?”
扫地和尚缓缓道:“都在悟禅。”
小和尚道:“出家人怎么打诳语,禅房里一个和尚也没有。”
扫地和尚道:“谁说悟禅一定要在禅房里悟。”
小和尚道:“禅房里安静,悟得快些。”
扫地和尚道:“心若安静,哪里都安静。”
小和尚道:“那他们现在都在哪里悟禅?”
扫地和尚道:“寺庙之外,无处不在。”
小和尚道:“你为什么还在寺庙之内?”
扫地和尚:“寺庙之外能悟禅,寺庙之内为什么不能。”
小和尚摸摸脑袋,慢慢地走出寺庙。
老和尚道:“看来这个寺庙也不是你想要来的寺庙。”
小和尚道:“和这些人相比,我还不算是个奇怪的和尚”。
老和尚道:“嵩山上有一座历史及其悠久的菩尘寺,那里佛法精奥,你想不想去看看。”
小和尚点点头。
嵩山到了,小和尚的那只碗沿上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在深山密林之中,他们找到了菩尘寺。
他们很顺利地进了寺庙,甚至还在大殿中见到了菩尘住持。
住持道:“你们是来当和尚的?”
小和尚道:“我们本来就是和尚,只不过想换一座寺庙。”
住持道:“好!”
小和尚一怔,道:“好?”
住持道:“考!”
小和尚摸了摸脑袋:“你要考我们?”
住持道:“坐。”
小和尚便很快找了张椅子坐了下去,老和尚却站在原地,一点反应也没有。
住持道:“起。”
小和尚又站了起来,老和尚还是不动。
住持道:“走。”
小和尚道:“走?走到哪里?”
住持指了指寺庙的门,道:“那。”
小和尚犹豫了半天,还是走了出去。
小和尚走了,老和尚自然也要走。
住持却道:“留。”
老和尚头也不回道:“不须走,不需留。”
门外,小和尚叹了口气道:“老和尚,我们去华山吧?”
老和尚道:“为什么去华山?”
小和尚道:“我听那华山上的有座点空寺,相传只要能在那华山诸多险峰中找到点空寺,便能够立即拜入寺中。”
老和尚摇头道:“那点空寺可去不得。”
小和尚道:“为什么?那点空寺内高僧云集,有他们指点,岂不很好?”
老和尚道:“云集的又怎么会是高僧。我年轻时曾去过那点空寺,那里实已偏离了佛道,武风甚重,实在不是我们和尚该去的地方。”
小和尚道:“那我们还能去哪里?”
老和尚道:“那衡山风景秀丽,山上有座烟云寺,香火甚旺,想必经书也不会少。”
小和尚道:“好,我们这就去衡山。”
在前往衡山的路上,小和尚的碗又多了一个大大的缺口。
衡山的风光确实很美,山上还有一条很美的山道通向那座烟云寺。
小和尚和老和尚随着那烧香拜佛的人群一起到了烟云寺。
站在门口的卖香的和尚看见了他们,道:“你们也来这里烧香吗?”
小和尚道:“我们不是来烧香的,我们是来拜佛的。”
卖香的和尚道:“你们来的正好,我们这里很缺人手。”
一转眼已是十天,小和尚对老和尚说:“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老和尚道:“为什么?”
小和尚道:“天天接待那些烧香的人,哪有时间和精力去诵经修佛。”
老和尚道:“那好,我们再挑另一座山上的寺庙。”
小和尚摇头道:“不挑了,我们回去吧,回到原来的山上,原来的庙里。”
老和尚道:“为什么?”
小和尚道:“挑了半天,我发现还是我们原来的地方好。”
老和尚道:“那里经书很少,怎么会好?”
小和尚道:“也许已经很多了,我连一本都没有看懂。”
老和尚道:“好!很好!我们回去吧。”
小和尚道:“老和尚,你说我还算是个和尚吗?”
老和尚道:“你手里拿的是不是碗?”
小和尚道:“是,但这碗已经很破了,已经盛不了汤了。”
老和尚道:“但他还是一只碗,只要是碗,便可以修。修好了,便是一只好碗。”
小和尚道:“你会修?”
老和尚笑道:“我怎么不会。”
小和尚也笑了,看着远方,学着老和尚的语气道:“好!很好!我们回去吧。”
夕阳西下时,老和尚和小和尚便踏上了回家的路。
前方的路依旧很远很远,但小和尚相信,他的碗绝不会再破了。

  一条弯弯曲曲的乡路从远方蜿蜒而来。乡路上山远至近走来一位年近六旬、农村干部模样的老汉万忠和他七、八岁的孙女万小玲。
  乡路不远处的前方,一座桥的轮廓越来越清,慢慢地,木桥栏杆的三个大字“万家桥”映入眼帘,三个古朴苍劲的隶书字充斥整个画面。画外音同时响起,少女的声音轻轻地但十分清脆:“万家桥”,同时一个沧桑的声音:“万家桥!”随之推出片名。
  老汉和孙女边唠边走上了桥,桥身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响声。
  少女:“爷,这万家桥是不是咱老万家修的?”老汉:“不是。”少女:“那咋叫万家桥呢?”老汉:“说起来话长呀,来,小玲,到这儿来听爷爷给你讲。”这时,祖孙二人已走过木桥,停在桥头的一块已倒地上的石碑旁边。
  老汉蹲下身子,用袖子拂了拂碑上的泥土,叹口气:“说起来话长呀!这个地方本来没有桥,人们过河要用小船摆渡,再不就是绕老远老远的道儿。后来呢,也不知谁张罗的,说要在这儿修一座桥,这风儿一放出去,十里八村的老百姓都来捐款捐东西,那场面可热闹啦。”说着老汉指着碑上的字说;“你看,这碑上不都写着呐,张大巴掌出十块大洋,李大风出十斗高梁。对了,就连李二寡妇,就是现在养鸡发了财的李明他奶奶,听说当年她寡妇家的带了一帮孩子,还拿了50个鸡蛋呢……就这么的,经过大家伙儿一凑,没出俩月,桥就修好了。叫啥名儿呢?咱村原来有个老秀才,挺有学问的,他捋了半天胡子说:‘这桥是万家百姓所修,又是万家百姓方便!就叫万家桥吧’。所以说,这桥是万家百姓修的,是属于大伙的,不是咱老万家修的桥。”
  少女点点头:“噢,是这么回事呀1”
  突然地,少女一拽老汉衣袖:“爷爷,你听!”
  老汉、少女侧耳、一阵阵人走在桥上吱嘎吱嘎的声音传来。蓦地,一声“哎哟”响起,“咋的啦?”一个男声问,一个女声:“这有一个窟窿,哎哟,崴脚脖子了。”“来,慢点。”一对青年男女从桥上走过,男青年搀扶女子慢慢远去。
  望着两个远去的背影,万忠叹了口气:“桥老了。”
  孙女:“该修新桥了!爷爷。”
  “嗯哪,我回去和你爸爸商量商量。”
  傍晚时分。
  万忠家。
  屋里摆设很现代。
  万忠坐在炕沿上,低头装着烟袋。
  他儿子,万大新,一位看上去很精明的,30多岁的农民青年企业家正坐在茶几旁边的沙发上看书。
  万忠:“大新呐,你先别看了,咱爷俩商量商量修桥的事。”
  大新:“爸,这事有啥商量的啊,咱出钱修了不就得了,费那劲干啥啊!一呢,您老是村支书,为村民谋福是应该的,二呢,咱修了桥,还留个名,一提这桥,子孙后代都得说,这桥是咱老万家修的,老万家子孙脸上也光彩啊!”
  万忠:“我就怕这一招儿啊!”
  大新:“怕啥啊?”
  万忠:“怕别人说这桥是咱老万家的呗。”
  “说就说呗,那怕啥”。大新毫不在乎地把书放在茶几上。
  “唉,你是不知道啊。”万忠叹口气,又抽了一囗烟:“原来那咱,村里儿人多齐心呐,人富了反倒心都散了。前几天,张大毛愣和李老疙瘩就为了半垄地吵吵起来,你说这犯得上吗,要搁早先能吗?!我琢磨着,通过修桥这事把人心往一块拢拢,要不地啊,这人不是越处越生份吗?大家日子好过了,谁也不差那俩钱,跟早先年似的,又是大伙出钱修桥,图啥呀,就是图个齐心和气!修好了,还是万家百姓的桥,要咱家修,不成了咱老万家的桥了么?你说呢?”
  “这事是好事,就怕没人掏饯呐。”大新担心地说。
  “我看不能吧,我好歹也是村干部,那点面子也没有?!”
  “我看够呛。”
  “你少说丧气话。”
  “那就试试吧……”
  一中年男子:“万支书,这桥也不是我一个人走,凭啥让我家拿钱?!再说我家人能走几趟?!”
  一青年妇女:“这事吧,我随大溜儿,别人拿我也拿!”
  一老汉:“大兄弟啊,我最近正准备买台车呢,手头紧呐!再说大兄弟把自己家日子过好得啦,操那闲心干啥啊?”
  …………
  淡淡的月光中。
  万忠拖着长长的身影,唉声叹气走着。
  中午,万忠家。
  万忠刚进门,大新在摆弄着计算器。
  “爸,回来了?”
  “嗯”。万忠有气无力地应答着。
  “咋样?还是没人愿意掏钱?”
  “唉,比我想的还糟,现在这人呐……也别说,老党员刘长庆,说是拿钱没问题,就是怕别人不拿,他拿了别人说他装积极……”
  “爸,还是咱家掏钱吧,反正咱不差这俩钱儿I”
  “可……人心都散了啊,我想借这事收一收,谁知道我这个支书也不好使啊!”
  “不,爸。”大新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好使,好使!”
  “什么好使?”万忠疑惑地问。
  “要不,咱们组织村里的党员捐款,修个党员桥,咋样?”
  “这事倒也行,可是……我想拢的是大伙的心啊!?”
  “那咋整呢?……”大新思索着……“我有主意了!”
  万忠眼睛亮了:“啥主意?”
  大新:“爸,你过来……”
  说着父子二人凑到一起,研究着什么。
  好大一会儿,万忠说:“这能行吗?!″万大新肯定地:“能行吗?能行!”
  “那……老百姓没意见吗?”万忠又问。
  “和县交通局打个招呼,准没事!”
  “那好!明天就动手!”
  “行!爸,您就擎好吧!”
  万大新办公室,上午。
  老板台后,大新在打电话;“宋局长,这事还考虑啥呀,多好的事!啥,人员呐,你派,下乡补助奖金我拿!多长时间?一个月后差不多吧!好了,这么定了!对,到时正式下个文件啊,多谢!”
  撂下电话,他翻了电话记事本,按电话健。
  “找谁?找你,干啥,前天和你说的那事儿,钱好说,一是要进度,二是要质量,能挺一百年,那哪能行?!这老桥还挺了一百多年呐,水泥桥咋也得个三、五百年呐,这么结实干啥,给子孙积点德呗!得了别扯了,赶快动手,下午就去拆桥,别让人走了,这些日子,不少人在桥上崴了脚,要不得出大事,快干,一个月后见!”
  万家桥,新桥桥头,清晨。
  一个人高的木橛上有一块木板,木板下一群行人围观
  着木板上的一张盖着交通局公章的告示,议论纷纷。
  村民甲:“这家伙,真能耐,和交通局整得挺明白!”村民乙:“还村支书呢,修个桥还收费。”“可不是,这下可好,成老万家的桥了,这回老万家可发点黑心财喽!”“哎,咋光收本村人的费,不收外村人的费,这是啥意思?”,“谁知道!”
  木橛两三步外,一身穿交通监理服装的小伙子坐在一张桌子后而。桌子上有一个木箱,上写“收费处”,他面前还放着一支笔和一个本。
  第一个走到木箱跟前的行人,交完钱就想走,“哎,别走。”“咋,交了钱还不让走?”
  “留下名字,再走。”“留名干啥啊?”,“不知道,我按领导指示办。”,“真新鲜,交费还留名?”“这是啥意思呢?”“管那干啥啊,快走得啦!”,“快点走吧……”人群涌动着走上桥,一张张钞票飘进箱,收费人的本子上留下一个个村民的名字:“张宏五元”,“刘长庆五元”……
  万忠家,晚上。
  万忠打着算盘,万大新摆弄着计算器。
  父子同时抬起头。万忠:“还是那数吧?”
  大新;“嗯哪,没错,爸,我已经告诉交通局了,明天让人撤了。”
  “行,这么一来咱们算拿出10000元,还说得过去吧?”
  大新:“说得过去”
  万忠:“那碑做好了吗?”
  大新:“做好了,今天下午就弄完了,傍黑时已运到桥头,立好了!都刻上去了,一家也没漏下,咱家我写了8000元。”稍停:“我是怕今天收得多了,咱钱数写冒了,不好!”
  “行啊!碑文刻得还行吧?”
  “行,蝇头小楷,找县中学美术老师写的,贼帅气!”
  万家桥桥头,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
  收费牌和收费的人已不见踪影,一切如前。
  只是桥头多了一块一人多高的大长条石碑。
  碑下行人翘首而望。
  碑上一行行刚劲有力的小楷字格外清晰,万小玲那童稚而清脆的声音伴着苍老但响亮的声音,交叉响起。
  童声:“万家桥重修记事碑。”
  苍老的声音接着念碑文:“万家桥原为本村百姓合力所修,取其万家百姓修,万家百姓走之意,而名之。今木桥朽坏,重修新桥,虽是由村支书万忠出面主持修桥之事,而几经周折,终又是村民合心齐力出资而修之。……
  童声又起:古人云:“众人一条心,黄土变成金。”为使后人永记前代祖先、吾辈村民合力修桥之事,重树旧碑,特立此新碑,并镌刻我村民众捐资修桥之数于其上,旨在倡导精神文明之风尚,营造和谐互助之氛围,并使我村古朴之民俗万代流传……”
  “张大明500元,刘长庆100元,李明200元……”
  在这一老一少的念诵声中,行人们陆续上桥!         

本文由必威手机网址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学生寓言故事及意义,挑山拣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