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凉州却寄匡城主人,南吕将至

2019-10-22 作者:世界历史   |   浏览(118)

图片 1

        大凡一个人学点技能、学点本事,首先应当是源自生存和生活的需要,生存和生活以外的形而上的意义,这里就不作探究了。

  再过几日,就要进入农历八月“仲秋”了。古人将农历八月给予多种称呼,除“仲秋”外,还有桂月、壮月、竹春,不一而足。

图片 2

        十六七岁那年,仲秋学成回来。别人都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但喜二嗲清楚他的本事可多着了:画符念咒、看风水、测字、看黄道吉日、练丹、用符水和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字的中草药给人治病、替死者做道场超度亡灵……由于喜二嗲的信任和宣传,要紧的是仲秋也确实学到了一些真本事,他的名声一下子响了起来,虽然当时大队上的人死了,只准开追悼会,不允许做道场,他做道场的本事无用武之地,但他其它本事还是明里暗里施展了开来,因此他家的小日子也确实比一般人家过得象样一些,小钱小酒小鱼小肉很少断过,不过,他这点本事还是只能捞点额外的副业收入,作为正劳动力,参加队里的生产劳动还是第一位的,重活苦活躲也躲不过。

图片 3

        仲秋虽然有把握,但为了防止万一,要富生写出“万一没治好,与仲秋无关”的字样交给自己,于是他便施展自己的本事了,只见他,拿根筷子长的空心黄麻杆,往药瓶里自配的药粉一蘸,对着亮亮的喉咙一吹,等会儿,又连续蘸药吹了两次,仲秋喊到:“拿个大坛子来,”没多久,闯闯便开始往坛子里吐深黄色的浓涎了,连续半个多小时,吐了半坛。仲秋随即开出中草药药方对富生说:“没事了,喉已经解开了,到药铺里照这个方子抓五副一样的药,一副药熬两次,一天吃三次,连吃五天病就可以好了。”

有意思的是,古人在仲春与仲秋都有顺应时节的歌舞,只是舞蹈性质不同:仲春击鼓吹幽管唱迎暑之歌,为顺应阳气,用斧与盾跳武舞;仲秋则击鼓吹幽管唱迎寒之歌,为顺应阴气,用羽毛跳文舞。(蔡俊)

一从弃鱼钓,十载干明王。 无由谒天阶,却欲归沧浪。 仲秋至东郡,遂见天雨霜。 昨日梦故山,蕙草色已黄。 平明辞铁丘,薄暮游大梁。 仲秋萧条景,拔剌飞鹅鶬。 四郊阴气闭,万里无晶光。 长风吹白茅,野火烧枯桑。 故人南燕吏,籍籍名更香。 聊以玉壶赠,置之君子堂。

图片 4

东南风4到5级明天

                        01

在西汉刘安的《淮南子》里,有为什么每季是三个月的解释:“一而不生,故分而为阴阳,阴阳合和而万物生,故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天地三月而为一时……”《礼记》解释,“月者三日成魄,三月而成时”。“三”就是终。

        也就是在责任田落实后不久,公社改名为镇,大队改名为村,村里的人死了,渐渐不再流行开追悼会,做道场这一古老的超度亡灵的形式又复活了,仲秋不再怎么干农活了,成了方圆百十里最有名的道士,请他做道场的活应接不暇,他成了一名专职的法师,主持一堂法事,少者赚五百,多者达一千,家里的新房子盖得象城里的别墅一样。富生由于与仲秋成了好朋友,自然上仲秋家串门的机会也多了,他对仲秋的本事产生了兴趣,仲秋做道场时,富生主动打下手,当香签师,屋场里的人老了,基本上由他俩掌事。喜二嗲的丧事,便是他俩合作操办的,富生担任治丧委员会总管,忙活三天,仲秋为喜二嗲做了两天三夜的道场,两人均未收孝家半文钱的酬劳费。

        林彪出事没两天,上级要求各大队召开现场大会,传达中央关于林彪事件的文件精神,富生便在头晚支部预备会上提议揪几个反面典型与林彪一道批判,叫做结合实际开好会议。他将仲秋给喜二嗲开黑猫屎药方的事作为反面典型提交支部会讨论,得到了通过,决定第二天由富生将仲秋叫来大队部。

责任编辑:

        真神,几天后,闯闯的病果然好了。富生自此对仲秋感激不已,当然,对喜二嗲也是心存谢意,富生、仲秋、喜二嗲三人渐渐成了要好的朋友。富生的性格也发生了变化,不再那么怨天怨人,人也勤快多了,屋场里的人总能看到他在自家的责任田里埋头干活,每每看到文弱书生一样的富生挑着百多斤重的担子在路上吃力的行走,看到他背着喷雾器顶着正午的烈日在棉地上缓缓前行,屋场里的人不无感慨!

风力3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段时间屋场里的人问起那回事,富生仍不无得意地说:“我又冒错,我叫警卫唤来县委书记,问他,你每月工资多少?他说一百三十多,我说你都干些什么事?他说,惭愧,为党为人民没干多少事,我说你没干多少事工资这么高,人家工人阶级拼命地干,每月才二十多元三十多元,这合理吗?于是我向财政局划了个条子,从下个月起,书记的工资降为二十九元,你们说我这样做仗不仗义?”

16℃~27℃

            发小

为何要称“仲秋”?是因为农历八月是进入秋季的第二个月,处秋季之中,故称“仲”。古人对排行向来讲究。春夏秋冬,四时成岁,每季都有孟、仲、季三个月,“孟”是第一,“仲”是第二,“季”为三。

        突然,他听到富生在叫他,于是便停下手里的活儿:“富主任,找我有什么事?”富生历来是个说话简短的人:“跟我到大队部来一趟。”仲秋虽一头雾水,但还是感觉到了什么,反正大队部就在附近,到那里便清楚了,他懒得多问富生,便背着喷雾器,提着未用完的农药瓶,随富生到了大队部。

“月满嵩门正仲秋,轩辕早行雾中游。”这句诗出自唐代光启年间进士郑谷所作。实际上,古人“中秋”与“仲秋”通用。所以,每翻古人诗作,但凡提及八月仲秋,大约都是指中秋桂月当空。

                        03

今天

        仲秋是仲秋时节出生的,因父亲被国民党军队掳去当兵,是死是活,一直音讯全无,因此没有父亲这根顶梁柱的他从小便必须下地干活,吃不饱肚子也是常事。但仲秋是个怪器人(聪明、灵活、明智的人),他努力琢磨着要是能干上一份既不面朝黄土背朝天又能获得多多收入的轻松活儿的话该多好啊——升学进城或当老师教书?不可能,自己初小未毕业就辍学了;像富生那样进城读中学?更不可能,人家根正苗红,自己是国民党家庭出身,想都别想。在他能想到的有限范围内,他终于锁定了一个特别能心动的目标——学着当法师(道士)。一旦想好了人生的这步棋,他兴奋得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第二天一早他便跑到当过志愿军的喜二嗲那里,要喜二嗲将自己推荐给曾经来过喜二嗲家多次的云游道士。喜二嗲打小就认为仲秋是个难得的怪器人,是个可造就的人才,于是便满口答应了。

东南风5到6级后天

        大队干部没得当,书又没得教,富生把所有的怨气都压到了仲秋的身上,队里的重活他不想干,轻活也不会干,有时游手闲着,时不时站在屋场里不点名地咒骂仲秋和喜二嗲,仲秋非常怪器,他知道富生走下坡路,脾气大着,便不跟富生计较,富生发火时,他躲着,时间久了,没人答理,富生不再咒骂了,但心中的怨气总是消不了。

12℃~25℃

      大队部设在小学教室的后排。仲秋进了富生的办公室,富生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往桌上一拍:“陈仲秋,你平日里装神弄鬼,老实交待,二两黑猫屎是怎么回事?”仲秋明白了,原来是有人告了自己的黑状。他知道,遇着这等事唯一的办法是老老实实,于是他收敛一下平日对富生不屑一顾的傲气承认道:“是有这么回事,是有点迷信,以后保证不再犯了,”“有那么简单吗?你分明是戏弄喜二嗲、欺诈喜二爹、想谋害喜二嗲!”富生厉声地说。“怎么可能呢?是哪个猪X的说的!”仲秋显然被激怒,压不住自己的情绪吼道,富生“啪”的一掌打在桌上:“陈仲秋,我告诉你,你欺诈喜二嗲想谋害喜二嗲,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你必须在纸上老老实实写清楚!”说完,“呯”的一声将门关上,锁了。

11℃~27℃多云

      仲秋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天气明显地闷热了起来,肚子饿得咕咕叫,他努力地想:到底是谁告了自己的黑状?他想不出,应该不是喜二嗲吧?肯定不是,自己与喜二嗲是什么关系!不说喜二嗲介绍自己学艺,平日特别看重自己,就拿喜二嗲的崽被毒蛇咬伤一事来说,是自己用口将喜二嗲崽的伤口上的蛇毒一口一口地汲出,用师傅传的符水和中草药给治好的,喜二嗲一直把自己当作恩人。这次喜二嗲得了怪病,卫生院都治不好,是自己的中草药才使他的病好转了起来,二两黑猫屎不过是药引子而已,自己又没收他的钱,只受了他一斤谷酒,怎么能说欺诈和谋害呢?喜二嗲无论如何不会告黑状。对,找喜二嗲,只有喜二嗲当着富生的面把事情说清楚了便没事,他这么想着,心踏实了许多。他敲打房门,叫富生喊喜二嗲来对质,门没人开,隔着窗户向南边的教室、操场望去,隐隐约约感到操场上正在抪置会场,学生坐在教室里,老师守着,但没有讲课,不少老师忙着搬木料,扛门板,端椅子进操场,分明是在搭主席台。不一会儿,操场上传来了扩音器的试音声,仲秋明白,是要开批斗大会了,肯定是批斗自己的。

原标题:仲秋将至,桂月当空

        他背上喷雾器,提上农药瓶,来到队里的棉花地里,先在水渠边按比例配好农药装进喷雾器,接着便开始给棉株喷洒农药了。他缓步地喷洒农药,时不时地看着东边的天空,启明星不再那么明亮,天空开始出现鱼肚白,一会儿,一个茶盘大的红彤彤的太阳,从智峰山背面冉冉升起,渐渐地升高,轮廓渐渐地变小,颜色渐渐地变白,天渐渐地明亮了起来。约莫两个小时,太阳丈多高了,出早工的人们陆续收工回家,仲秋两亩地的农药也即将洒完。

        富生最后一个讲话。他一改过去说话简单干脆的风格,联系大队里阶级斗争的实际说了很多,最后他说:“同志们,阶级敌人、反革命分子无处不在,在中央是这样,在我们身边也是这样,敌人的心是狠毒的,行为是卑鄙的。例如陈仲秋,这家伙的父亲就是个国民党,他本人一惯好逸恶劳,平日装神弄鬼,欺诈贫下中农,手段十分阴险,毫不亚于反革命分子林彪。就在前些天,他给喜二嗲开了个鬼药方,喜二嗲大家都知道,当过志愿军,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是个革命的老同志,陈仲秋居然在药方中给他开了二两黑猫屎,并骗了喜二嗲一瓶谷酒,皇帝老子说过:江西无黑狗,湖南无黑猫,金口银牙,说死了的,陈仲秋这个家伙,居然开出这样的药,你们说不是戏弄不是欺诈是什么?即使搞到了黑猫屎,能做药吗?能吃吗?吃了能不死人吗?你们说这是不是谋害!”富生停下来,望了望文肉坨和榉木筒,然后放大声音说:“根据大队支部会议的研究决定,散会后,陈仲秋和台上的几个四类分子游行示众!”

      富生就不一样了,他虽然不会读书,七岁才发蒙上学,一年级读了三个,但他出身好,好歹也读了个初中毕业,特别是他那宝式性格(要强,胆大,脾气直,较真,容易受他人的怂恿,说话、行事不计后果),恰逢其时,赶上了文化大革命,毕业那年他便参加了红卫兵,不久当上了司令,挎两把短枪,带十多个警卫,身后还跟着好大一帮人,到处横冲直撞,后来居然成了第一个带领红卫兵冲进县委大院造反夺权的英雄。

      会议由榉木筒主持,文肉坨唱主角,主要是传达有关林彪事件的中央文件,会场一片肃静,人们做梦也没想到林副统帅竟然是这么样的一个大奸臣!

        此后三年多,仲秋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似的 ——只有喜二嗲和仲秋的母亲知道他去了哪里。

                    陈乐奇

        好在喜二嗲还在他家里等着他喝酒,他把黑猫屎和自己挨整之事跟喜二嗲一说,喜二嗲暴跳如雷,猛喝两杯酒后,邀上两个老同志跑到文肉坨那里,先是解释黑猫屎作药引子的药吃后自己的病好了,接着便说富生不是人,批林彪就批林彪,干吗要整仲秋?整仲秋就是欺侮我喜二爹,嚷着非去公社告状不可,除非撒了富生的职。文肉坨说,富生的职务是公社任命的,要撤职也得由公社党委研究决定,喜二嗲便把富生如何崇拜林彪,屋里贴满林彪照片等事抖了出来,文肉坨只好找来榉木筒商量,向公社打了个撤换治保主任的建议报告,不几天,报告批下来了,富生的治保主任被民兵营长竹癞子取代,富生被安排进大队小学教书。而仲秋呢,因黑猫屎事件挨整后,落了个混名,叫“黑猫屎”。

      第二天,恰好是仲秋的生日,他起得特别早,天微丝亮便叫醒堂客,吩咐她去街上食品站排队将两斤指标肉买回来,肥肉熬油,瘦肉炖黑豆,前两日喜二嗲送来了一斤谷酒,他说好了要请喜二嗲吃中饭的,他得趁早上天气凉爽多拿点工分,上午早点收工陪喜二嗲喝两杯。

      富生到学校教书后,心里一直郁郁不乐,他恨仲秋,恨喜二嗲,也恨文肉坨,工作老打不起精神,脾气一天比一天坏,教学自然乱弹琴。一日,他给学生上《小英雄王二小》一课,他带学生朗读课文“那一年日本鬼子铁蹄踏进了乡村”一句,不知是他真不会断句还是故意这样,他带着学生一遍又一遍地齐声朗读:“那一年,那一年,日本鬼子,日本鬼子,铁蹄踏,铁蹄踏,进了乡村,进了乡村”,不料,被突然赶来推门听课的公社文办主任和其他几个文办领导听到了,文办主任大怒,当天,便将他的民办教师资格取消了,此事传开,富生也得了个外号,叫“铁蹄踏”。

        可怜仲秋,这么怪器的人,出生以来还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活罪,手被反绑着,胸前还吊一块“反革命欺诈罪”的牌子,从上午十一点散会到下午两点,被人家象狗一样地牵着,游行示众了三个小时,并且是自己的生日,早饭中饭都没吃,两眼饿得发花,回到家里,黑豆子炖肉早已凉了。

        红卫兵运动后不久,富生当上了大队民兵营长,之后又提拔为了治保主任,自然比仲秋暗地里偷偷摸摸画符念咒装神弄鬼要风光多了。

        一会儿,富生和两个民兵将他带出房间,押到了操场主席台上,他被命令与大队上的其他几个“四类分子”跪在主席台的前排,他们的后面坐着的是所有大队干部,有书记文肉坨、革委主任榉木筒、民兵营长竹癫子、大队会计柄鸭婆、当然也还有治保主任富生了。

      祸不单行,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那年,富生唯一的儿子闯闯得了白喉病,由县人民医院转至省城大医院,七天七夜都治不好,滴水未进,医生说:“我们这里治不好,转北京上海的大医院吧。”富生夫妇哪有经费送儿子去北京上海治疗,只能哭着将儿子运回。仲秋知道情况后,对喜二嗲说,闯闯伢仔的病他有把握治好,但富生对自己仇恨太深,自己不便主动提出,要喜二嗲去富生家叫富生亲自来请自己。喜二嗲相信仲秋的本事,觉得富生也可怜,便到富生家对富生说:“你崽伢仔的病拖着也不是办法,何不死马当活马医,让仲秋试试?”富生先是说就是看着儿子死去,也不会让仲秋治,但后经喜二嗲力劝,觉得再赌气也不能跟儿子的命赌气,便答应亲自上门请仲秋给崽治病。

                        02

        富生与仲秋打小长大,光着屁股在水塘里一起摸鱼,赤着脚丫一起发蒙上学,放学了两人爬到后山的树上掏鸟窝,跑到谁家的黄瓜地里偷黄瓜,或者两人联手将别的屋场的小孩狠揍一顿……总之,小时候两人几乎形影不离。但自从仲秋学艺回来而富生当上红卫兵后,富生越来越看不起仲秋了,觉得一个年轻人不干革命工作,搞一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太损屋场的形象;而仲秋呢,因学了点本事,也打心眼里也瞧不上富生,别的不用说,就拿写字来说,我仲秋用脚趾夹根筷子也比你富生写得好。仲秋不买富生的帐,富生自然心中有数,两人的关系渐渐疏远,特别是有几次开会时,富生点名批评仲秋搞封建迷信,两人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以至于迎面相见,两人都互不搭理。

图片 5

                                  2016.12.1

本文由必威手机网址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至凉州却寄匡城主人,南吕将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