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军第一战略家胡林翼有谋逆清廷不臣之心,左

2019-10-22 作者:世界历史   |   浏览(130)

尽管,目前没有非常明显的证明三人有过灭清的密谋,但本人仍然认为这是选项之一。这种证据根本无法找到,如果能找到那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等三人也过于莽撞了。

图片 1 晚清四大名臣之一的左宗棠收复台湾、平定回乱等事迹流传至今,甚至被梁启超、华莱士评为“五百年以来的第一伟人。” 左宗棠曾经想篡位? 长时间控制军权和地方大权的湘淮大将,诡秘地谋取皇帝之位,既鲜为人知又颇令人费解。而湘淮大将左宗棠虽然未有谋位的大举,却实有“问鼎”的隐情。 清廷上层为互谋皇位而生死拼杀,可以说是常有之事。而长期控制军权和地方大权的湘淮大将,也在紧张而诡秘地谋取皇帝之位,这既鲜为人知又颇令人费解。其中,湘军的另一个头面人物左宗棠,亦有谋位之想、之行,则更令人难以置信,其谋位的事情也更加诡秘,其过程可谓曲折而漫长。 研究者称,左宗棠先有谋同洪秀全造反的行动。太平天国农民大起义爆发于广西,太平军挥师北进,势如破竹。当其兵锋抵达湖南时,平民出身的知识分子左宗棠有过一番深思,认为天下大乱,首先倒霉的是平民百姓。他“但愿长为太平有道之民”的愿望破灭,其原因自然不在起义的民众,而是“官逼民反”,“当今国事败坏已极,朝廷上下相蒙,贤奸不分,对外屈膝投降,内部贪污腐化,外敌侵略无已。各地盗贼纷起”。另外,左氏作为环境封闭的湖南传统知识分子,对清廷的统治政策一直不满,曾经存有“扶明灭清”的思想。左宗棠同情农民起义,另一个原因是其科举道路与洪秀全相似,极不顺利。这段历史因太过隐秘,故而也是一桩秘闻,但无论正史、野史、笔记、演义传闻等等。所言皆大致相仿,绝非空穴来风。 太平军攻抵长沙期间,左宗棠曾去拜见洪秀全,共谋大计。左氏曾劝其“勿倡上帝教,勿毁儒释,以收人心”。正史方面如简又文《太平天国全史》中说:“左宗棠尝投奔太平军,劝勿倡上帝教,勿毁儒释,以收人心……不听,左乃离去,卒为清廷效力。”范文斓《中国近代史》称:“当太平军围长沙时,左宗棠曾去见洪秀全,论攻略建国策略”,洪秀全不听,左宗棠夜间逃走。此外,肖一山《清代通史》、张家晌《左宗棠:近代陆防海防战略的实行家》、稻叶君山源《清朝全史》皆有类似记述。至于野史中的描述,则更为绘声绘色,但中心内容不外乎上述正史所记。 这件事对左宗棠来说是很严重的:若为清廷知道,这可是灭族大罪;从太平军中逃走,洪秀全对他也不会善罢。所以,他只好举家隐入深山梓木洞。清方和洪秀全对他的行踪果然都有反应,最终经骆秉章等极力劝说,左宗棠才勉为其难,在骆幕供事六年。 咸丰九年,“樊燮事件”发生,咸丰下诏“就地正法”左氏,引起左氏及胡林翼、曾国藩等多人的警觉和不满。湘军在长江流域独撑局面,而朝廷对汉官汉将放心不下,“狡兔死,走狗烹”的结局在等着他们。左宗棠在湖南六年的努力,用潘祖荫的话说“此天下所共见”,而朝廷见到官文的一纸奏疏,便下诏“就地正法”,实令汉员寒心。左氏在未接上谕前乃负气而走,后诏书下达,曾国藩邀他去安徽宿松大营,胡林翼也赶往此地。他们在宿松住了二十余日,日夜商讨,其中有多日是曾、左、胡三人摒除他人密谈。据左宗棠的后人左景伊分析,他们当时就是商议谋取国家政权,由湘军领袖取而代之,左景伊的《左宗棠传》中记载,其动议者是胡林翼。胡氏认为,当今之势,满人皇族腐败,已不堪统治全国,而太平天国自天京内讧之后,败势已定。湘军势力举足之重,待击败太平军后,一定是清政府的心腹大患。不久前,湘军攻下武昌,咸丰本来很高兴,打算提拔曾氏,而满员则言:“曾国藩以侍郎在籍,犹匹夫耳。匹夫居间巷一呼,撅起从之者万余人,恐非国家之福也。”咸丰听后脸色大变,收回了提拔的成命。所以,与其坐而待毙,莫如先发而制。胡氏说:“天下糜烂,岂能安坐而事礼让?当以吾一身任天下之谤!”很可能他们在宿松所议的正是谋位之事。当时的意见分歧一定很大,其中心人物自然是曾国藩。曾氏以忠君卫道立命,自然坚决反对自立,使宿松的密谋没有结果。至于左宗棠的态度,他当时名声虽高,但尚未形成气候,胡林翼虽有谋位之想,但他自认为才气远不如左宗棠,势力更不如曾国藩,身体又十分虚弱,经常咳血,实难当长久之大业。他深知曾国藩“让道”、“克己”,不会冒篡位之险;而他对左宗棠的看法,以为“品学为湘中士类第一”,“横览七十二州更无才出其右者”所以,左宗棠才是最好的人选。无奈,当时左宗棠实力还太差,又是“待罪之身”,让他出来当国家之政,自然不是时候。当时让曾国藩去辅佐左宗棠,那是绝不可能的。人常言“事者,势尔”,当时的形势,胡林翼如何能扭转! 当时的议论,是咸丰十年的事。当时英法联军兵进京师,咸丰逃往热河,清廷政权岌岌可危。在这样的形势下,才有曾、胡、左等的议论。他们的议论,也是迫于集团和个人的未来命运的考虑。 第二年秋,咸丰死于热河,湘淮大将再次密谋。此时,左宗棠的楚军已成锐师,开赴江西战场与太平军作战,捷讯不断。接连攻取了太平军守城景德镇、德兴、婺源。又连败太平军名将、号称“黄老虎”的黄文金部,收复建德,解曾国藩的祁门之围。还在乐平与太平军进攻江西的主力李世贤大战。以少胜多,一战而败李世贤。左氏建军不到一年,便取得重大胜利,由曾国藩保举,诏授浙江巡抚,成为一方大员。左宗棠在江西大战之时,咸丰病死热河,出现前文提到的政局大变。曾国藩在安庆设帐,接到咸丰病死、载淳继位、八大臣顾命的紧急公文。这一信息激起湘楚地方督抚将帅的议论,湖北巡抚胡林翼从武昌赶去安庆,与曾国藩加紧密谋。此时左宗棠正与太平军激战,无暇赴皖,但他对谋位之想,却在诸人之先。胡林翼去安庆,捎去了左宗棠的一个事关重大的联语:“神所依凭,将在德矣;鼎之轻重,似可问焉”。 信上说,这一联语是其登浮梁之神鼎山偶得。曾国藩一看便知其中暗机,“问鼎轻重”,趁其乱而谋其位。这是曾、左、胡去年多番密议过的事情。一年后值咸丰驾崩,载淳年幼,宫廷混乱,这时确是一个“问鼎”的绝好机会。但是,让谁去“问鼎”?曾国藩当时就想到左宗棠,但他又认为,左氏手中只有万把人,清廷的军队虽然腐败,但多年布置在江北的多隆阿、都兴阿、冯子材和黄淮流域的僧格林沁,都早有对付湘军的布置,左宗棠那点军队再能打,也难能胜之。所以,左氏势单力薄,此时想要起事,也绝无把握,更何况直隶、京津畿辅的清军力量更不可小看。他同样认为,即使湘军全师响应,也没有胜券可握。左军单方面行动,更是不自量力。 想到这里,曾国藩不寒而栗。口中只是称赞联语对仗工整,假装未看出门道。胡林翼自然也明晰左氏尚未成熟,于是深望曾国藩能当此重任。他向曾国藩分析形势,以为宫廷政变不可避,而湘军在此时应“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即让曾氏当机而断,拯救乱局。随之,曾国藩的爱将彭玉麟也劝曾在东南称帝,他愿拼力为辅。但是,曾国藩已经立定决心,将众人的劝说一一设法拒绝,且不留痕迹。 安庆这番“问鼎”议论又无结果。胡林翼回至武昌便病死了,左宗棠自知无力“问鼎”,清政府又高迁他为封疆大员,去了浙江,不久又升迁他为闽浙总督,还把西北塞防大计托付于他。他在西北为国家建下殊功,也得到殊荣,“问鼎”之想遂终。正如有关记载所称:他虽有“度夕陀想”,但由于清廷重用于他,又升迁如此之快,“朝廷待我固不可谓不厚”,才使他未行“问鼎”之举。可他仍抱有遗憾,所谓“误乃公事”,即由于清廷付以重任,为完成重任之“公事”,却“误”了“问鼎”的大计。 总之,左宗棠虽然未有谋位的大举,却实有“问鼎”的隐情。后来正史、野史的记述,并不是妄写的。 左宗棠留给后代多少财产 左宗棠乃清末重臣,历任浙江巡抚、两江总督、钦差大臣、大学士、一等轻车都尉等职,封二等侯,死后送赠太傅,谥“文襄”。他任高官二十余年,每年养廉金二三万两银子,另外还有例规等灰色收入。按理,他死时留给儿孙的财产不会少。 据左宗棠的曾孙左景伊在《我的曾祖左宗棠》一书记述,其曾祖父死时,4个儿子每人只分到5千两银子,合计2万两,只相当于左宗棠一年的工资。真是匪夷所思。 左宗棠68岁时便立下遗嘱“我廉余不以肥家,有余辄随手散去。”年谱中记载:光绪三年,6月,山西、河南大旱,陕西及甘肃庆阳亦饥,公倡捐养廉银万两。同治元年他给儿子写信:“付今年薪水银二百两归……念家中拮据,未尝不思多寄,然时局方艰,军中欠饷七个月有奇,吾不忍多寄也。尔曹年少无能,正宜多历艰辛,练成财器,境遇以清苦淡泊为妙,不在多钱也。” 他不仅教导子弟俭朴度日,自己也过着俭朴的生活。当了督抚以后,仍然是“非宴客不用海菜,穷冬犹衣缊袍”。他把多余的钱随手散去,除救济灾民和贫苦族人外,做了许多公益事业,如修城墙,办书局、书院,资助西征军粮饷…… 左宗棠常以“不欲以一丝一粟自污素节”告诫自己。传说一次有位下属拜见,临走时留下了一坛泡菜,他见礼物不贵重,也就收了。客人走后,家人打开坛子一看,原来是一坛金子。文襄公立即命人将客人追回,将“礼物”退回,还批评了一顿。又有一次红顶商人胡雪岩从上海送给他一份礼物,其中有一架金座珊瑚顶和两支人参,他将这两件贵重礼品退还胡,只收了一些食品。他经手西征军饷几千万两银以上,但他不贪不占,连按官场例规享受的补贴也一概不受。

然而,为了“樊燮事件”,咸丰未加调查,便下旨欲把他“就地正法”。这怎不令左宗棠心寒!

然而,曾国藩却对清廷比较忠心,致使胡林翼的计划没有成功。事后,胡林翼写信给左宗棠,请他待剿灭太平军后保护曾国藩。因为曾国藩威望太高,日后恐有不测。与此同时,他又写信给曾国藩,说左宗棠为人虽然脾气不好,但这个人对朋友忠心耿耿,若有关键事情可以托他办。

曾国藩仅一举手,并不置言。

我相信,胡林翼有造反之心,因为,当时许多人都曾劝过曾国藩造反。三人不可能不密谋过此事。然而,本人并不能认同有些人认为:胡林翼要将左宗棠提到第一把交椅上的地步。因为,从上面那句话看,胡林翼只是在劝左宗棠不要前往四川剿灭石达开。自己和曾国藩左右相帮的“辅”根本不能理解为辅佐,而仅仅是一种形式上的表述,也即是一种谦词。

左宗棠也很快进兵浙江,不久便升为浙江巡抚。因此,其“问鼎”之想亦寝。正如一些史书评述:左氏虽有“度外之想”,但因清廷之重用,升迁之快,感到朝廷对他之厚,才让他未去“问鼎”。但他仍感遗憾,即因清廷付以重任,为成重业,而误了“问鼎”大计,让他终前仍惦念此事。

从前后的现象看,胡林翼确属湘军第一战略家,他谋局极深。对于日后太平军被剿灭后,湘军统帅们的生存看得极为准确。要么安心交出兵权留得后世幸福;要么奋起反抗一股做气推翻清廷。

至于左宗棠其人,当时还是“戴罪之身”,他与曾国藩不同,是个不甘人后豪杰,有项羽“彼可取而代”之雄心。杨笃生《新湖南》中说:“湖南如胡、左二公,固非无度外之思想者。……左公薨时语其家人说:‘朝廷待我固不可谓不厚。’少问,又语曰:‘误乃公事矣,在当日不过一反手间耳!’此言故人子弟多闻之者。”转引自左景伊:《左宗棠传》,第131、132页。

其理由在于:曾国藩作为总督、胡林翼作为巡抚去辅佐一位四品候补官员,可见,胡林翼认为他们三人中左宗棠可堪大任。

胡林翼回武不久便病逝了,死去的那天是咸丰十一年八月二十六日(1861年9月30日)。

左宗棠组建军队的时候,为了和曾国藩区别,将其称为“楚军”。由此,左宗棠成为第一个从曾国藩湘军体系中独立出来的人。与此同时,其兵源也并非像曾国藩那样独出于湘乡,而是周边地区包括湘乡全包括的较广地区。左宗棠认为:如果全是湘乡人,那么一遇到困难,因为来自同一地区,这些人就非常容易倦怠,其行为就高度一致性。例如,湘军的军纪就非常成问题。

鼎之轻重,似可问焉。

其次,曾国藩用人喜欢用知识分子,左宗棠则只要能打仗出身并不重要。王开化的队伍之所以投奔左宗棠也是因为这一点。当然,在战后势力划分的时候,左宗棠军下知识分子较少的短板,使他的势力在地方权力层面不如李鸿章、曾国荃等人。

曾国藩接过信套,从中抽出一纸,上面果然是左宗棠的亲笔,只见联语曰:

而这时,朝廷有意让左宗棠前往四川迎战石达开,但胡林翼坚决反对。并告诉左宗棠,湘军不能分开,如果分开就会失去相互协助的气氛。因此,曾国藩和胡林翼以安徽危急的理由,请求左宗棠开赴安徽。

正史方面如范文澜《中国近代史》写道:“当太平军围长沙时,左宗棠曾去见洪秀全,论攻略建国策略”范文澜:《中国近代史》,第120页。,秀全不听,宗棠夜间逃去。简又文《太平天国全史》中说:“左宗棠尝投奔太平军,劝勿倡上帝教,勿毁儒释,以收人心。……不听,左乃离去,卒为清廷效力。”《简又文》:《太平天国全史》。肖一山《清代通史》、张家昀《左宗棠:近代陆防海防战略的实行家》、稻叶君心源《清代全史》等,皆有类似记载。

封建王朝最忌讳臣子有谋逆之心,这是严令禁止的。胡翼林和曾国藩他们都是晚清重臣,他们真的产生过不臣之心吗?

后来,两湖和湘军文武大员、京师肃顺等人,一起出面救护,才保住了左氏的一条命。

史家以及后世许多人都评论在此期间,湘军甚至讨论过是否待平灭太平军后再行灭清。左宗棠的曾孙左景伊先生,曾以胡林翼给郭嵩焘书信中写道的“季公得林翼与涤丈左右辅翼,必成大功,独入川则非所宜也。”这句话认为胡林翼和左宗棠有“造反”之心。

鼎之轻重,似可问焉。

“宿松湘军大聚首”中,胡林翼上奏咸丰,请求恩准左宗棠回长沙招募湘勇六千。其后,左宗棠回到长沙以四品京堂候补、帮办曾国藩军务的名义,召集了5千湘勇。他按照戚继光组建“戚家军”的建制,组建四营四总哨。每营500人共计2000人;每总哨320人共计1280人。与此同时,王錱旧部老湘军1400人在王錱堂弟王开化的率领下前来。左宗棠又挑选了200人的亲兵共分8队。全军以王开化为总管,刘典、杨昌濬为副总管。

两天后,胡林翼回武昌,曾国藩送他到城南码头。曾国藩拿出左宗棠的联语说:“左季高的联语我给改了一个字。”说着连同信袋给了胡林翼。胡林翼打开信袋,联语中的“似”字改成了“未”字。胡林翼看后放声大笑:“涤生,你这一字之改,把季高的意思整个弄颠倒了!”曾国藩回答:“天地有位,阴阳有序,本来就不可以乱来的。左季高欲将地比天,这就颠倒了,所以应该颠倒过来!”

胡林翼瞟了他一会儿,慢慢从怀中抽出一个信套,一面递过去,一面说:“来安庆前,左宗棠来了一封信,信上说,他日前游浮梁神鼎山,得了一联,寄来让我交你一阅。”

曾国藩喜爱这位名满天下者的文章,但对其危言耸听的做人态度却很反感。

收 藏

胡林翼瞟了他一会儿,慢慢从怀中抽出一个信套,一面递过去,一面说:“来安庆前,左宗棠来了一封信,信上说,他日前游浮梁神鼎山,得了一联,寄来让我交你一阅。”

据云,早在太平军打到湖南,左宗棠已有过与洪秀全联合造反的行动。

胡林翼见他如此,也不便再问。遂又掏出一封信,口中说:“我也有一拙联,不妨一起请教!”曾氏打开后见到:

胡林翼先来安庆,他告诉曾国藩宫中正发生顾命大臣与慈禧太后的尖锐争斗,宫廷政变难免发生,乱子即将闹起。

曾国藩又摇头咂舌念了一遍。当他抬头看着神秘微笑的胡林翼时,顿时悟出了联中的暗藏机锋。心说:难道左宗棠要“问鼎”?左氏志向不小,才气也大,但手里只有数千兵马就想趁机黄袍加身夺帝位?他迅速转念:这是让我“问鼎”。他联想到湘军兴起,宫中不断传出流言,皇帝对他猜忌,随着湘军人数大增,流言也更盛。想至此心里一阵发冷,没说一句话。

左宗棠闻其逝讯,洒泪书文祭之。祭文以泪书成,读之令人酸鼻。祭文有语:《祭胡文忠公文》见《左宗棠全集》,第13册,第385~386页。

第二年秋,咸丰病死热河行宫。从而出现本章开始说的紧张政局。

这段历史的隐秘,故而也只是一桩秘闻。但无论正史、野史却又都有记述,所言也非空穴来风。

后来湘军崛起,他看到代表汉人和湖南的曾国藩很有希望,才为之筹饷、筹械,“外援五省,内安四境”,为湘军的斗争,为镇压太平军出了大力气。

神所依凭,将在得矣;

曾国藩知王是肃顺的幕中红人,此次顾命,肃顺为八大臣之中坚,王运之说,绝非道听途说。因此,他表示专注恭听。

正当曾国藩哀哭胡林翼之时,湖南名士王运又来造访。曾国藩未及起迎,即闻其朗朗之声:“国家大乱在即,吾为大人送一良策!”

近年来,随着曾国藩研究的逐步深入,湘军将领拥立曾民的谜底渐被揭开。曾氏久受压抑,周围大将为集团着想,趁乱之际谋划让曾国藩黄袍加身,这种可能存在。但是,说才露头角的左宗棠,也有谋位之想和行动,令人难以置信。然而,据论者揭示,却言之凿凿,其过程较曾国藩漫长,行为亦更诡秘。

左宗棠闻其逝讯,洒泪书文祭之。祭文以泪书成,读之令人酸鼻。祭文有语:《祭胡文忠公文》见《左宗棠全集》,第13册,第385~386页。

1861年,咸丰帝在承德行宫突然病逝。他死在英年,继其位者是年仅六龄的载淳。咸丰临终时将幼子托孤于载垣、肃顺等八位顾命大臣;而与咸丰久有矛盾的恭亲王奕,同权欲极重的慈禧太后联合。于是,发生了“顾命”与“垂帘”的夺权斗争,其情势云谲波诡,惊人心魄。这次宫廷争斗的幕帏和结局,已不是秘密。而与宫廷上层互谋皇权、生死拼杀的同时,久控东南军政大权的湘淮大将,也在紧张而诡秘地议谋此事,既鲜为人知,又颇令人费猜。

才过几天,武昌传来胡林翼去世的噩耗。曾国藩哀伤不已,哭着说:“润芝赤心以忧国家,小心以事友生,苦心以护诸将,天才再难我这样的好人了!”

曾国藩看罢不觉脱口称赞:“好副对仗工整的佳联,联语字头又恰好嵌着神鼎,妙极!”

曾国藩却漠然相待,以指醮茶,漫不经心地在桌面上划着,王运顺着他的手指看去,竟是一连串的“狂妄,狂妄,狂妄……”王运看后戛然语止,起身告辞而去《清人逸事》,第7卷,《投笔漫谈》。。

左宗棠所以隐身东山白水洞,原因不光是避乱,同他去与洪秀全密谋有关系。因为如令清政府得知有灭族之罪;从太平军中逃走,洪秀全对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用霹雳手段,

以上内容前文皆正面叙述过。但根据其他言左宗棠曾欲造反的记载,换一个思路,便真有可疑之处。

曾国藩知王是肃顺的幕中红人,此次顾命,肃顺为八大臣之中坚,王运之说,绝非道听途说。因此,他表示专注恭听。

胡林翼回武不久便病逝了,死去的那天是咸丰十一年八月二十六日(1861年9月30日)。

曾国藩仅一举手,并不置言。

胡林翼见他如此,也不便再问。遂又掏出一封信,口中说:“我也有一拙联,不妨一起请教!”曾氏打开后见到:

胡林翼走后,曾国藩的爱将彭玉麟从池州来至安庆。曾国藩曾说彭是他的“一二知己者”,其用情专一,持身严谨的品格,尤其让曾国藩欣赏。然而,这个谨言慎行的彭玉麟居然也说出一番石破天惊的话来。彭以鲜明炽热的言辞表达:目今混乱之秋,咸丰早逝,皇位给一个六岁的娃娃去做,这是国家的大不幸。值此之际,凡有爱国爱民之心者,都应挺身而出,救国救民于水火之中。而举目四顾,唯我湘军有灭长毛,擎江山之大任,湘军统帅正该是当然的一国之君。“今东南无主,老师岂有意乎?”

他们除去讨论湘军未来的作战方案外,还议论些不为世人所知的大事。尤其是曾、左、胡三人常摒除他人密谈,据左宗棠的后人左景伊记述,他们密谈的便是湘军击败太平军后的前途,密谈的是天下国家未来的归属问题,左景伊以专章述论此事左景伊:《左宗棠传》,第二十,《季公得林翼与涤丈左右辅翼,必成大功》。。

曾国藩看罢不觉脱口称赞:“好副对仗工整的佳联,联语字头又恰好嵌着神鼎,妙极!”

彭玉麟的一番“劝谏”,让曾国藩惊得呆住。左宗棠是个胆量冲破天的人,“问鼎轻重”在他嘴里说出不会令人太惊奇;胡林翼多年就有异心,曾国藩也有预见。但,彭玉麟心细如丝,持身严谨,心热肠赤,他说话办事皆经过千思万虑。现在,居然胆大包天,让曾国藩当皇帝,并表示若有此意,愿为之赴汤蹈火。

神所依凭,将在得矣;

至于野史的描述,更加绘声绘色。其中以黄小配《洪秀全演义》黄小配:《洪秀全演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重印。描述最详,中心内容不外乎上述正史的记载。

据《左宗棠全传》第二十分析,此三人二十多天一起议论,确定了曾、左、胡在湘军中的领袖地位。此后,太平军的失败是毫无疑问的,而太平军失败,湘军必然成为清政府的心腹大患,必然会设法消灭湘军、残害湘军将领。早在湘军攻克武昌,咸丰十分高兴,而大学士祁隽藻却说:“曾国藩以侍郎在籍,犹匹夫耳。匹夫居闾巷一呼,蹶起从之者万余人,恐非国家福也。”所以,咸丰正发谕旨授曾国藩湖北巡抚,又马上收回。

彭玉麟的一片赤诚,虽让曾国藩感动,但这种犯上作乱掉脑袋的事,他如何敢答应。曾国藩没有回答,拿别的话岔开了事;彭玉麟何等精细之人,也不再重提。

曾国藩听得心惊肉跳,瞪着三角眼,不知所措。

当时的胡林翼最有与清廷分抗取代之想,但他自知才气远不如左宗棠,势力则不如曾国藩,身体又十分虚弱,经常咳血,难当大业。而又深知曾国藩总以“卫道”为标榜,以“克己复礼”为号召,不会冒篡谋之险。而他对左宗棠的看法,以为“品学为湘中士类第一”,“横览七十二州,更无才出其右者。”因此,认为左宗棠才是当国最好人选。在宿松大营时,左宗棠尚无势力,但到时候他一定能行。所以,后来他给郭嵩焘写信说:“季公得林翼与涤丈左右辅翼,必成大功”。转引自左景伊:《左宗棠传》,第131、132页。此时,曾、胡二人已是封疆大员,左宗棠仅一未补的“四品京堂”,这里却说让胡林翼本人和曾国藩“辅翼”左宗棠。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是说不久将来,让曾、胡辅佐左宗棠,才能成就“大功”。

韩超建议他们仿效李世民、赵匡胤割据一方而谋权位。他的说法,与胡林翼一致。胡林翼不过一个巡抚,却说要“一身任天下之谤”。令“天下谤”者,不正是“天下糜烂,岂能安坐而事礼让”的行动结果吗?不“安坐而事礼让”,那又去做什么?自然不必深究,正是韩超为之剖白了的仿效李世民称雄割据,谋取隋朝天下之行动。

左宗棠虽出山为六年湘幕,但他始终不安心,一有机会就要转入山林。

曾国藩看后大声说:“润芝,妙极了!”胡林翼惊问:“妙在哪里?”曾国藩回答:“九弟攻破安庆城,杀了不少长毛,心里老是后悔,有润芝这一联,犹如良药,九弟看了定可药到病除!”

两天后,胡林翼回武昌,曾国藩送他到城南码头。曾国藩拿出左宗棠的联语说:“左季高的联语我给改了一个字。”说着连同信袋给了胡林翼。胡林翼打开信袋,联语中的“似”字改成了“未”字。胡林翼看后放声大笑:“涤生,你这一字之改,把季高的意思整个弄颠倒了!”曾国藩回答:“天地有位,阴阳有序,本来就不可以乱来的。左季高欲将地比天,这就颠倒了,所以应该颠倒过来!”

显菩萨心肠。

尽管咸丰下旨,让他以四品京堂候补,助曾国藩镇压太平军。但左宗棠心里如何想?他对清政府的寡恩、对洪秀全的农民政权,两方面皆失去了信心。一个心有大志的左宗棠,差一点点被皇帝下旨正法,他如何再能对清朝忠心不贰。

接下来,慈禧与恭王联合发动政变,建立“垂帘”、“议政”的双重体制,稳定了局面。然后大胆向汉人放权,命曾国藩节制江、浙、皖、赣四省军务。湘军大将皆升级为地方大员,仅巡抚一职,就有七员,皆是曾国藩上奏得升。

当时,曾、左、胡三人所以有上述之议论,原自1860年英法联军兵进京师,咸丰皇帝逃亡热河,清廷政权确已存在灭亡危险,作为湘军首领和大将,不可能不议论今后的形势和湘军集团的未来。那时,咸丰直接发来谕旨,让曾国藩派大将鲍超率军北上,由胜保指挥“勤王”。但是,湘军正与皖南太平军大战,若抽调鲍超一军,湘军就有失败危险。因此,曾国藩感到极其为难。但胡林翼却说:“疆吏争援,廷臣羽檄,均可不校,士女怨望,发为歌谣,稗史游谈,诬为方册,吾为此惧。”《胡文忠遗集》,第77卷,第24页。他是担心不派兵“勤王”,难逃抗旨罪责,社会舆论也会抨击他们。正是在这急迫困窘之时,才有以上议论。“勤王”之事,由李鸿章出了主意,是为“按兵请旨,且勿稍动”《雷文正公书札》,第13卷,第17页。,即向咸丰回奏,准备派兵前往,究竟派谁领兵,待皇帝批复后再行动。如此往返递信,等来了议和已成的结局,湘军就不必“勤王”了。

随后,王运滔滔不绝,讲了慈禧与恭王联盟,与顾命大臣争斗之情形,他表明站在肃顺一边之态度,言肃顺力矫国之弊政,重用汉人,高瞻远瞩;但慈禧内结权臣,外援重兵,是八大臣之劲旅。故,宫中大乱必然发生。最后他说出此来目的:为曾国藩指路两条,要么就拥湘军重兵,入觐九重,申明垂帘违背祖制,为八大臣援手;要么就在东南举起大旗,为天下万民做主,以湘军之众和曾氏之名,天下必然响应。他可说动肃顺,反为曾氏拥戴,大事亦可成也。

当时,左宗棠“但愿长为太平有道之民”的愿望破灭,又认为“当今国事败坏已极,朝廷上下相蒙,贤奸不分,对外屈膝投降,内部贪污腐化,外敌侵略无已,各地盗贼纷起”。而满人入主之后,一直对汉人防范压迫。因此,他对清廷统治不满,期望有个开明的汉族政府,来取代腐朽的满族王朝。

自公云亡,无与为善,孰拯我穷,孰救我褊?我忧何诉,我喜何告?我苦何怜,我死何吊?

当时,左宗棠已独领一军在江西作战,已收复了大部分城镇和广大乡土,正待进军浙江。曾国藩在湘军攻破安庆后的七天,由东流进入安庆城,在原陈玉成的英王府设帐。

曾国藩喜爱这位名满天下者的文章,但对其危言耸听的做人态度却很反感。

左宗棠也很快进兵浙江,不久便升为浙江巡抚。因此,其“问鼎”之想亦寝。正如一些史书评述:左氏虽有“度外之想”,但因清廷之重用,升迁之快,感到朝廷对他之厚,才让他未去“问鼎”。但他仍感遗憾,即因清廷付以重任,为成重业,而误了“问鼎”大计,让他终前仍惦念此事。

所以,太平军打到湖南,他与洪秀全相似,因久取科名不第,想起而目建功业,那时他就想与洪秀全一起推翻清王朝。

王运继续说:“皇太后欲行垂帘,纵观史册,女子临朝,国必大乱!”

由于湘军帅府移之安庆,加上皇帝死去,政局大变,湘军将领及有关系的政客、官僚都不断前来,议论激变的时局。

胡林翼走后,曾国藩的爱将彭玉麟从池州来至安庆。曾国藩曾说彭是他的“一二知己者”,其用情专一,持身严谨的品格,尤其让曾国藩欣赏。然而,这个谨言慎行的彭玉麟居然也说出一番石破天惊的话来。彭以鲜明炽热的言辞表达:目今混乱之秋,咸丰早逝,皇位给一个六岁的娃娃去做,这是国家的大不幸。值此之际,凡有爱国爱民之心者,都应挺身而出,救国救民于水火之中。而举目四顾,唯我湘军有灭长毛,擎江山之大任,湘军统帅正该是当然的一国之君。“今东南无主,老师岂有意乎?”

当时,左宗棠已独领一军在江西作战,已收复了大部分城镇和广大乡土,正待进军浙江。曾国藩在湘军攻破安庆后的七天,由东流进入安庆城,在原陈玉成的英王府设帐。

显菩萨心肠。

这一消息震动了湘军的上层人物。曾国藩对清廷发生的变故,以为必有重大事情发生。他看到八大臣中,实力所在是大学士肃顺,肃顺信用汉员,自己授两江总督是其举荐。但是,大凡皇帝幼龄,总要设顾命大臣;到皇帝成年,又以顾命大臣为亲政的绳索。要斩断绳索必然发生争斗,像肃顺其人,刚愎自用,锋芒毕露,下场一定不好。想到此,他心乱如麻。

曾国藩看后大声说:“润芝,妙极了!”胡林翼惊问:“妙在哪里?”曾国藩回答:“九弟攻破安庆城,杀了不少长毛,心里老是后悔,有润芝这一联,犹如良药,九弟看了定可药到病除!”

由于湘军帅府移之安庆,加上皇帝死去,政局大变,湘军将领及有关系的政客、官僚都不断前来,议论激变的时局。

胡林翼表面上对清廷忠心,但实质上是一个有胆识的智囊人物,他说:“天下糜烂,岂能安坐而事礼让?当以吾一身任天下之谤!”《胡文忠公遗集》,第55卷。胡林翼手下有一谋士韩超,就曾建议曾、胡拥兵自重,割据一方,仿效李世民徐图天下。他说:“此日东南糜烂,畿辅垂危,则豫鲁之能否维持,所不可必矣。若秦、陇、楚、蜀连成一片,地亦不狭,力殊有余。自古分据之局未或久远。”“夏之有缗,唐之晋阳,其前事矣。未识尊意及曾、袁诸君子以为若何也?”左景伊:《左宗棠传》,第131页。

当时,曾、左、胡三人所以有上述之议论,原自1860年英法联军兵进京师,咸丰皇帝逃亡热河,清廷政权确已存在灭亡危险,作为湘军首领和大将,不可能不议论今后的形势和湘军集团的未来。那时,咸丰直接发来谕旨,让曾国藩派大将鲍超率军北上,由胜保指挥“勤王”。但是,湘军正与皖南太平军大战,若抽调鲍超一军,湘军就有失败危险。因此,曾国藩感到极其为难。但胡林翼却说:“疆吏争援,廷臣羽檄,均可不校,士女怨望,发为歌谣,稗史游谈,诬为方册,吾为此惧。”《胡文忠遗集》,第77卷,第24页。他是担心不派兵“勤王”,难逃抗旨罪责,社会舆论也会抨击他们。正是在这急迫困窘之时,才有以上议论。“勤王”之事,由李鸿章出了主意,是为“按兵请旨,且勿稍动”《雷文正公书札》,第13卷,第17页。,即向咸丰回奏,准备派兵前往,究竟派谁领兵,待皇帝批复后再行动。如此往返递信,等来了议和已成的结局,湘军就不必“勤王”了。

用霹雳手段,

胡林翼沉吟片刻,用诡谲的目光盯着曾国藩,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王运继续说:“皇太后欲行垂帘,纵观史册,女子临朝,国必大乱!”

第二年秋,咸丰病死热河行宫。从而出现本章开始说的紧张政局。

自公云亡,无与为善,孰拯我穷,孰救我褊?我忧何诉,我喜何告?我苦何怜,我死何吊?

据论者揭示,那些日子这般湘军大将天天在议论什么。

彭玉麟的一片赤诚,虽让曾国藩感动,但这种犯上作乱掉脑袋的事,他如何敢答应。曾国藩没有回答,拿别的话岔开了事;彭玉麟何等精细之人,也不再重提。

胡林翼先来安庆,他告诉曾国藩宫中正发生顾命大臣与慈禧太后的尖锐争斗,宫廷政变难免发生,乱子即将闹起。

曾国藩却漠然相待,以指醮茶,漫不经心地在桌面上划着,王运顺着他的手指看去,竟是一连串的“狂妄,狂妄,狂妄……”王运看后戛然语止,起身告辞而去《清人逸事》,第7卷,《投笔漫谈》。。

才过几天,武昌传来胡林翼去世的噩耗。曾国藩哀伤不已,哭着说:“润芝赤心以忧国家,小心以事友生,苦心以护诸将,天才再难我这样的好人了!”

当初,左宗棠从长沙欲入京参加会试,到了襄阳接到胡林翼的阻止信,转去宿松投奔曾国藩。此时,两湖官员和宫中正紧急活动,拯救左宗棠,而咸丰的谕旨尚未到达,但京师的消息已说明左宗棠已可免死。胡林翼、曾国荃、李鸿章、李瀚章、李元度等人,全在宿松湘军大营中。

接下来,慈禧与恭王联合发动政变,建立“垂帘”、“议政”的双重体制,稳定了局面。然后大胆向汉人放权,命曾国藩节制江、浙、皖、赣四省军务。湘军大将皆升级为地方大员,仅巡抚一职,就有七员,皆是曾国藩上奏得升。

胡林翼知道,他这话同样说给自己听。他的那联“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也是要让曾国藩在这大乱之时,以非常手段,取得帝位,拯救变乱的天下众生。但曾国藩巧妙地移作对待起义军,他便无话可说。

曾国藩接过信套,从中抽出一纸,上面果然是左宗棠的亲笔,只见联语曰:

胡林翼沉吟片刻,用诡谲的目光盯着曾国藩,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曾国藩以其儒家“卫道”思想和通盘之洞明,他不会去“问鼎”。虽然他对清廷的腐败有看法,但封建政府从来对付动乱谋反,都有一套办法,因此谋反者下场都很惨。即使到太平军覆灭,清廷迫他解散湘军,他也无“问鼎”之想。这是他的明智之举。

胡林翼知道,他这话同样说给自己听。他的那联“用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也是要让曾国藩在这大乱之时,以非常手段,取得帝位,拯救变乱的天下众生。但曾国藩巧妙地移作对待起义军,他便无话可说。

曾氏刚刚驻进英王府,就接到北京送来的紧急公文,报告咸丰帝于七月十七日驾崩,以八大臣辅佐六岁的小皇帝即位。

正当曾国藩哀哭胡林翼之时,湖南名士王运又来造访。曾国藩未及起迎,即闻其朗朗之声:“国家大乱在即,吾为大人送一良策!”

但是,曾国藩以“忠君卫道”立命,此人胆子小,行事谨慎。当时他又是中心人物,责任更大。他虽然对清王朝也有看法,咸丰对他的刻薄寡恩,他也很是愤恨。但他做人的深沉、谨慎,让他在表面上没有接受左、胡的意见,使宿松的密谋没有结果。当时正在紧张的战斗,也还没到事机成熟时,因而也不会有马上行动的可能。

这次“问鼎”议论,以胡林翼病故、曾国藩不从而告寝。

彭玉麟的一番“劝谏”,让曾国藩惊得呆住。左宗棠是个胆量冲破天的人,“问鼎轻重”在他嘴里说出不会令人太惊奇;胡林翼多年就有异心,曾国藩也有预见。但,彭玉麟心细如丝,持身严谨,心热肠赤,他说话办事皆经过千思万虑。现在,居然胆大包天,让曾国藩当皇帝,并表示若有此意,愿为之赴汤蹈火。

曾国藩听得心惊肉跳,瞪着三角眼,不知所措。

这一消息震动了湘军的上层人物。曾国藩对清廷发生的变故,以为必有重大事情发生。他看到八大臣中,实力所在是大学士肃顺,肃顺信用汉员,自己授两江总督是其举荐。但是,大凡皇帝幼龄,总要设顾命大臣;到皇帝成年,又以顾命大臣为亲政的绳索。要斩断绳索必然发生争斗,像肃顺其人,刚愎自用,锋芒毕露,下场一定不好。想到此,他心乱如麻。

随后,王运滔滔不绝,讲了慈禧与恭王联盟,与顾命大臣争斗之情形,他表明站在肃顺一边之态度,言肃顺力矫国之弊政,重用汉人,高瞻远瞩;但慈禧内结权臣,外援重兵,是八大臣之劲旅。故,宫中大乱必然发生。最后他说出此来目的:为曾国藩指路两条,要么就拥湘军重兵,入觐九重,申明垂帘违背祖制,为八大臣援手;要么就在东南举起大旗,为天下万民做主,以湘军之众和曾氏之名,天下必然响应。他可说动肃顺,反为曾氏拥戴,大事亦可成也。

曾国藩以其儒家“卫道”思想和通盘之洞明,他不会去“问鼎”。虽然他对清廷的腐败有看法,但封建政府从来对付动乱谋反,都有一套办法,因此谋反者下场都很惨。即使到太平军覆灭,清廷迫他解散湘军,他也无“问鼎”之想。这是他的明智之举。

所以,当湖南巡抚请他出山时,左氏反复拒绝,从而引起咸丰的怀疑。上述咸丰询问郭嵩焘时就说:“左宗棠不肯出山,系何缘故?”还正告说:“当出为我办事!”而洪秀全见左宗棠深夜逃离,曾派一队人马追赶,追赶不到而入山搜捕。那支队伍也打听到了他的隐身之处,前去捕拿。左氏在逃离洪秀全时,也马上离开白水洞,辗转去了湘潭。

曾氏刚刚驻进英王府,就接到北京送来的紧急公文,报告咸丰帝于七月十七日驾崩,以八大臣辅佐六岁的小皇帝即位。

这次“问鼎”议论,以胡林翼病故、曾国藩不从而告寝。

曾国藩又摇头咂舌念了一遍。当他抬头看着神秘微笑的胡林翼时,顿时悟出了联中的暗藏机锋。心说:难道左宗棠要“问鼎”?左氏志向不小,才气也大,但手里只有数千兵马就想趁机黄袍加身夺帝位?他迅速转念:这是让我“问鼎”。他联想到湘军兴起,宫中不断传出流言,皇帝对他猜忌,随着湘军人数大增,流言也更盛。想至此心里一阵发冷,没说一句话。

本文由必威手机网址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湘军第一战略家胡林翼有谋逆清廷不臣之心,左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