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中中国牺牲的四名高级将领,志愿军6

2019-09-23 作者:世界历史   |   浏览(112)

忆我的军长李湘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伤亡36万人。目前,据有关机构统计,能查到姓名的志愿军烈士有17万余人。在这些烈士中,有四位志愿军的高级指挥员,他们分别是67军军长李湘、50军副军长蔡正国,39军副军长吴国璋、23军参谋长饶惠谭。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不畏强敌,英勇作战。然而,为了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志愿军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据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抗美援朝战争史》记载,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伤亡36万人。目前,据有关机构统计,能查到姓名的志愿军烈士有17万余人。在这些烈士中,有四位志愿军的高级指挥员,他们分别是67军军长李湘、50军副军长蔡正国,39军副军长吴国璋、23军参谋长饶惠谭。 第67军军长李湘 李湘,原名李湘林,又名李秀里,1914年出生于江西省永新县泮中乡泮中村,1930年8月参加红军,9月转为中共党员。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19兵团64军191师师长等职务。1951年6月,李湘奉命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7军全体指战员赴朝作战。 1951年8月31日,67军正式接防金城以南地区沿三八线27公里的正面防务。美伪军的夏季攻势正处强弩之末,中国人民志愿军英勇抗击,致敌损失惨重。激战关头,北汉江桥被毁,前线粮食供应不上,李湘等军领导带头将吃粮标准每日降至4两,辅以野菜充饥,用实际行动鼓舞士气。9月21日,美伪军向67军阵地发起以步兵、飞机、大炮、坦克同时进攻的所谓特种混合支队作战试验的立体攻坚,李湘沉着应敌,指挥部队勇猛回击,歼敌1000余人。 1951年10月13日,67军正面迎来敌4个整师和火炮、坦克、飞机支持的最猛烈的秋季攻势。每次攻击,美伪军先施以密集炮火,再在飞机低空轰炸的配合下,用坦克为先导,以强于志愿军3至10倍的兵力轮番上阵。李湘以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无畏的英雄气概,指挥部队依托阵地顽强阻击,创造了3天歼敌1.7万余人的赫赫战果。1951年10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报道我军三天歼敌一万七千。67军受到志愿军总部的高度赞扬和嘉奖,李湘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 1952年春,志愿军总部命令67军在剑布里东线构筑新的防御工事,准备迎击美伪军发动的春季攻势。在美军发动攻势前夕,李湘病倒了。李湘这次病倒,正值美伪军发动的春季攻势战役已经打响,敌人投入的兵员、武器弹药远远超过1951年秋季攻势的规模,而且大规模使用了化学武器。李湘一面组织部署群众防疫,一面率干部深入前沿侦察地形,制订构筑工事的工程计划,日夜操劳,抱病工作,直累得身心俱疲。不久,他发起了高烧。 时任志愿军67军副军长兼199师师长、离休前为第二炮兵司令员的李水清回忆说:1952年7月初,美军在199师阵地前沿投放了十几个空壳弹,部队觉得很奇怪。他跟李湘军长通电话谈到此事,李军长便立即赶了过去。他们两个把阵地前的炸弹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也没看出啥名堂。两个人就坐在炸弹上讨论起对此事的处理意见,开始不想上报,担心情况不明、小题大做。最后还是认为这些炸弹可能隐含着重要的未知信息,最终决定如实报告志愿军总部。 李水清还回忆说,当时李湘脸上长了个小疖子,已经挤破了,回到军部第二天脸就肿了,没过几天就去世了。消息传来,李水清十分震惊,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说,几十年过去了,李湘军长坐在炸弹上和他讨论问题的神情依然历历在目。李军长被细菌感染,病情迅速恶化,脸部也肿得非常厉害,但他仍以惊人的毅力,坚持指挥作战。很快,他的病情转化为败血症和脑膜炎,虽经医生百般医治,终抢救无效,于1952年7月8日13时与世长辞。李湘从发病到去世,前后只有7天时间。 李湘牺牲时正值暑期,遗体暂埋在军部附近的青山下。1952年12月10日,李湘的灵柩由朝鲜运回祖国,12月11日举行了隆重的迎灵仪式和公祭大会,随后被安葬于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 第50军副军长蔡正国 蔡正国,1909年出生于江西省永新县,1933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战争时期,蔡正国历任山东军区第6师副师长兼参谋长等职,曾被称为常胜师长。 1950年10月,蔡正国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0军副军长。蔡正国所在的40军入朝不到10天,就投入第一次战役。由副军长蔡正国指挥的121师在两水洞一线拖住了两万余众的美军,造成敌人温井、熙川的兵力空虚。西线志愿军司令部迅速命令两个军实行战略迂回,两天内攻取了温井。这样一来,另外一线的联合国军受到严重威胁,被迫于11月3日全线撤退到清川江以南。志愿军的第一次战役以歼敌5.2万人的胜利落下帷幕。这种不同寻常的表现,给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51年3月,蔡正国调任50军副军长,到任一个来月,就赶上了第四次战役。 第四次战役开始前,50军军长曾泽生和军政委徐文烈赴志司开会、军参谋长舒行回国集训。所以在第四次战役最初几天,也就是50军汉江阻击战最艰难的阶段,主要是蔡正国副军长在军副参谋长李佐等同志的协助下指挥的。 从1952年1月25日开始,联合国军在汉城以北全线发起大规模进攻。属于正面防御的50军,面对的敌人是英军第27旅。该旅是入朝英军的精锐,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装备优良,配有一个坦克营。连续两天,英军的坦克全部出动,在炮火支援下,以集群冲锋的方式夺取了50军的三个阵地,英军只有4辆坦克被毁。 1952年1月27日上午10时,紧急作战会议在50军军部指挥所召开。蔡正国提出派遣爆破小组夜间潜入英军阵地,炸毁敌人坦克的战斗方案。他坚定而激动地说:……过分依赖武器优势的敌人,最害怕的是短兵相接的战斗,他们一旦没有了坦克,心里就害怕,就一切都完蛋了。我们纵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把英军的坦克搞掉! 午夜时分,由152师组织的12个爆破小组,借着月光接近了敌坦克阵地。随着一声声冲天而起的爆炸,英军的绝大多数坦克,变成了一堆废铁。参加偷袭坦克的36名志愿军战士,有半数以上被炸死或受了伤。第二天清晨,50军向英军发起了进攻。经过激战,英军第27旅的官兵大部分被歼。志愿军乘机发起反击。2月9日,第38军和第60军一部,经过两番激战,攻克了砥平里,随即向原州方向发展。至此,志愿军的全线防御转为机动进攻,从而扭转了整个战局。 第四次战役结束后,第50军的战绩得到了志愿军总部的表彰。彭德怀等首长认为,把蔡正国放到50军是选对了人。 1953年2月中旬,汉江解冻。为了避免背水作战,2月下旬,志愿军代理司令员兼代政委邓华下令:已越过汉江的志愿军各部退回北岸,待机作战。总部命令:第50军用8至10天时间,在南岸构筑工事,准备迎击美军和南朝鲜军的尾追。第50军进入指定地点后不久,就被美军飞机侦察到。事情源于50军开的一次运动会。全军的运动员和指战员黑压压地坐满了两边的山坡。有两架敌侦察机从空中飞来。由此,敌人知道这儿有重要的指挥机关。 4月12日晚上9时,第50军的坑道外的军部驻地,即一栋砖瓦结构的民房里,正在召开军事会议。9时40分左右,夜空里响起敌机的轰鸣。蔡正国正准备结束会议,一颗炸弹轰然爆炸。飞溅的弹片,击中了蔡正国和他身后的作战处处长。蔡正国的头上和胸部多处中弹,被抬入坑道后昏迷过去。由于失血过多,当晚10时,蔡正国心脏停止了跳动。 50军军部被炸事件,是志愿军入朝作战3年以来最严重的事件。在国内的彭德怀接到电报后,惊得说不出话来。同一天中午,正在午休的毛泽东,被叶子龙叫醒。在看了志愿军总部发来的电报后,他口里失声地噢了一下,刹那间脸色有些发白。毛泽东随即神情有些木讷地站着,喃喃地说:蔡正国,蔡正国,不幸殉国,又折我一员骁将! 蔡正国的遗体被运回沈阳,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志愿军代理司令员兼代政委邓华、志愿军政治部主任杜平,为蔡正国的墓碑撰写了碑文。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给蔡正国颁发了独立自由一级勋章和国旗一级勋章。 第39军副军长吴国璋 吴国璋将军可以说是战功赫赫。他系安徽省金寨县人,1919年4月出生,1930年参加红军,当时刚满11岁,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年被冀鲁豫军区授予战斗模范称号,此后,他先后任第10旅30团、29团团长,在东北参加了长春阻击战、昌图和彰武攻坚战等数十次有名的战斗。 抗美援朝战争开始时,吴国璋正处在病中,住院治疗。而恰在此时,在战争年代失散了20多年,杳无音信的母亲有了消息,吴国璋很想去看望母亲,而母亲也正急于见到儿子。但是,赴朝参战的任务已经确定。1950年10月8日,中共中央军委毛泽东主席发布命令,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第39军列为第一批入朝部队。作为部队的高级指挥员,吴国璋放弃了回家探望母亲的打算,带病率部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在朝鲜战场上,第39军一直是志愿军的主力部队,从鸭绿江边打到三八线以南,战绩卓着,英雄辈出。吴国璋参与指挥了1至5次战役。在第一次战役中第39军大战云山,这是志愿军入朝后首次与美军交火。39军将士,面对强敌,英勇作战,首次与美军作战就重创美国人引以为骄傲的开国元勋师,即美骑兵第一师,并歼灭骑兵第一师第八团大部。志愿军入朝初期,尚有一些部队存在恐美思想,云山之战为志愿军各部队作出了榜样,并取得了同美军作战的初步经验。在此后的作战中,第39军越战越勇,越战越强。突破临津江,横城反击战,第39军在与敌作战中立下了赫赫战功。 1951年10月6日,吴国璋在志愿军司令部开完会,乘一辆吉普车返回军部。当车行驶到平壤附近时,突然遭到美军飞机的空袭,吴国璋左肋处中弹,不幸牺牲,年仅32岁。吴国璋牺牲后,第39军军长吴信泉,亲自将这位红军时期就共同战斗的亲密战友送回国内,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第23军参谋长饶惠谭 1915年,饶惠谭出生在大冶殷祖镇南山头一个贫农家庭,13岁就秘密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春天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南征北战,历经了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952年,饶惠谭主动要求赴朝参战,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军参谋长,负责军事后勤保障工作。 1953年3月中旬,饶惠谭到下属各师检查弹药和粮草的供给情况,奔波劳碌了一个多星期,20日回到军部,汇报和研究全军的后勤工作。由于过度劳累,回到参谋部的当晚,他睡得很沉。当日晚,敌机第一次轰炸,投下了两枚500公斤炸弹,将各单位办公和居室的防空窗帘都震落了,山凹里一片亮光。饶惠谭立即走出坑道,逐个房间进行了检查,交代夜里不要露出火光,早点睡觉。明天窗帘要好好研究改进,不要再让窗帘发生震落现象。他巡视后,还向军长作了没有任何损失,并已交代各单位防敌机可能再袭的准备的汇报。之后就交代站岗警卫,一有动静,立即向他报告,时已午夜,他自己也准备睡觉了。第一次轰炸后约30分钟,敌人第二次大轰炸又开始了。21日凌晨,敌机再次对我阵地进行轮番轰炸,饶惠谭壮烈牺牲,年仅38岁。1955年12月9日,饶惠谭的尸骨从朝鲜迁移回祖国,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并立碑纪念。

迟浩田翻开第一本烈士名册后,指着李湘的名字说:“李湘是志愿军67军军长,他是牺牲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中最高级别的军事指挥员。”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不畏强敌,英勇作战。然而,为了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志愿军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据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的 《抗美援朝战争史》记载,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伤亡36万人。目前,据有关机构统计,能查到姓名的志愿军烈士有17万余人。在这些烈士中,有四位志愿军的高级指挥员,他们分别是67军军长李湘、50军副军长蔡正国,39军副军长吴国璋、23军参谋长饶惠谭。

文/曹家麟

第67军军长李湘

朝鲜平壤牡丹峰的朝中友谊塔,塔顶有一颗以月桂枝环绕、象征胜利和光荣的斗大金星,塔身正面镶嵌着“友谊塔”3个镏金大字。塔内圆形大厅中央的一座大理石石函里安放着10本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名册,记载了战斗英雄和团级以上的军官。朝鲜朋友说这10本烈士名册“是朝鲜人民的国宝”。在烈士名册第一册第1页上,排在最前面的是我的军长李湘的名字,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牺牲时只有37岁。从2000年至今我已三次重踏热土,每次我都要走进朝中友谊塔圆形大厅,翻看名册上老军长的英名。

图片 1

2000年10月25日,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五十周年之际,我作为一名志愿军老战士,参加了在朝中友谊塔举行的隆重纪念仪式。我紧随在由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迟浩田率领的中国高级军事代表团,缓步走进友谊塔的圆形大厅。迟浩田副主席走到大理石石函前,翻开第一本烈士名册后,他指着李湘的名字说:“李湘是志愿军67军军长,他是牺牲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中最高级别的军事指挥员。”

李湘,原名李湘林,又名李秀里,1914年出生于江西省永新县泮中乡泮中村,1930年8月参加红军,9月转为中共党员。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19兵团64军191师师长等职务。1951年6月,李湘奉命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7军全体指战员赴朝作战。

受命出征

1951年8月31日,67军正式接防金城以南地区沿三八线27公里的正面防务。美伪军的“夏季攻势”正处强弩之末,中国人民志愿军英勇抗击,致敌损失惨重。激战关头,北汉江桥被毁,前线粮食供应不上,李湘等军领导带头将吃粮标准每日降至4两,辅以野菜充饥,用实际行动鼓舞士气。9月21日,美伪军向67军阵地发起以步兵、飞机、大炮、坦克同时进攻的所谓“特种混合支队作战试验”的立体攻坚,李湘沉着应敌,指挥部队勇猛回击,歼敌1000余人。

我是志愿军67军的一名老战士,在李湘军长的率领下,1951年6月22日入朝参战,作为基层的普通一兵,我是没有机会近距离见到军长的,这也许是我终生的一个遗憾。但我从参军入伍的第一天起,听到的便是军长一个个传奇的故事。

1951年10月13日,67军正面迎来敌4个整师和火炮、坦克、飞机支持的最猛烈的“秋季攻势”。每次攻击,美伪军先施以密集炮火,再在飞机低空轰炸的配合下,用坦克为先导,以强于志愿军3至10倍的兵力轮番上阵。李湘以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无畏的英雄气概,指挥部队依托阵地顽强阻击,创造了3天歼敌1.7万余人的赫赫战果。1951年10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报道“我军三天歼敌一万七千”。67军受到志愿军总部的高度赞扬和嘉奖,李湘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

1951年6月,67军受命出征朝鲜前,李湘军长只带着几名参谋、警卫员及电台,先于部队两个多月进入朝鲜。他在志愿军总部接受任务后,不顾疲劳悉心研究敌我态势,认真汲取群众智慧和兄弟部队作战经验,反复、认真地察看地形,了解、熟悉准备接防地区的各方面情况。

1952年春,志愿军总部命令67军在剑布里东线构筑新的防御工事,准备迎击美伪军发动的“春季攻势”。在美军发动攻势前夕,李湘病倒了。李湘这次病倒,正值美伪军发动的“春季攻势”战役已经打响,敌人投入的兵员、武器弹药远远超过1951年“秋季攻势”的规模,而且大规模使用了化学武器。李湘一面组织部署群众防疫,一面率干部深入前沿侦察地形,制订构筑工事的工程计划,日夜操劳,抱病工作,直累得身心俱疲。不久,他发起了高烧。

1951年8月31日,67军正式接防金城以南地区沿三八线27公里的正面防务。美伪军的“夏季攻势”正处强弩之末,中国人民志愿军英勇抗击,致敌损失惨重。激战关头,北汉江桥被毁,前线粮食供应不上,李湘等军领导带头将吃粮标准每日降至4两,辅以野菜充饥,用实际行动鼓舞士气。9月21日,美伪军向67军阵地发起以步兵、飞机、大炮、坦克同时进攻的所谓“特种混合支队作战试验”的立体攻坚,李湘沉着应敌,指挥部队勇猛回击,歼敌1000余人。

时任志愿军67军副军长兼199师师长、离休前为第二炮兵司令员的李水清回忆说:1952年7月初,美军在199师阵地前沿投放了十几个空壳弹,部队觉得很奇怪。他跟李湘军长通电话谈到此事,李军长便立即赶了过去。他们两个把阵地前的炸弹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也没看出啥名堂。两个人就坐在炸弹上讨论起对此事的处理意见,开始不想上报,担心情况不明、小题大做。最后还是认为这些炸弹可能隐含着重要的未知信息,最终决定如实报告志愿军总部。

1951年10月13日,67军正面迎来敌4个整师和多个火炮、坦克、飞机支持的最猛烈的“秋季攻势”。每次攻击,美伪军先施以密集炮火,再在飞机低空轰炸的配合下,用坦克为先导,以强于志愿军3至10倍的兵力轮番上阵。李湘以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无畏的英雄气概,指挥部队依托阵地顽强阻击,创造了3天歼敌1.7万余人的赫赫战果。1951年10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报道“我军三天歼敌一万七千”。67军受到志愿军总部的高度赞扬和嘉奖,李湘军长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

李水清还回忆说,当时李湘脸上长了个小疖子,已经挤破了,回到军部第二天脸就肿了,没过几天就去世了。消息传来,李水清十分震惊,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说,几十年过去了,李湘军长坐在炸弹上和他讨论问题的神情依然历历在目。李军长被细菌感染,病情迅速恶化,脸部也肿得非常厉害,但他仍以惊人的毅力,坚持指挥作战。很快,他的病情转化为败血症和脑膜炎,虽经医生百般医治,终抢救无效,于1952年7月8日13时与世长辞。李湘从发病到去世,前后只有7天时间。

金城南阻击战中,李湘军长夜以继日地坚持在作战室指挥,嗓子喊哑失音,体重锐减七八公斤。战斗刚刚结束,李湘即着手作战总结,最终完成题为《目前防御作战中的几个战术问题》的长篇论述,得到彭德怀司令员的高度评价,并由志愿军总部转发全军,成为志愿军战史的重要文献。

李湘牺牲时正值暑期,遗体暂埋在军部附近的青山下。1952年12月10日,李湘的灵柩由朝鲜运回祖国,12月11日举行了隆重的迎灵仪式和公祭大会,随后被安葬于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

阵前牺牲

第50军副军长蔡正国

1952年春,志愿军总部命令67军在剑布里东线构筑新的防御工事,准备迎击美伪军发动的“春季攻势”,在美军发动攻势前夕,李湘病倒了。

图片 2

其实,自打入朝后李湘的身体状况就一直不大好。但作为一军之长,他心里装的是4万多将士,对自己则很少顾及。李湘这次病倒,正值美伪军发动的“春季攻势”战役已经打响,敌人投入的兵员、武器弹药远远超过1951年“秋季攻势”的规模,而且大规模使用了化学武器。

蔡正国,1909年出生于江西省永新县,1933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战争时期,蔡正国历任山东军区第6师副师长兼参谋长等职,曾被称为“常胜师长”。

李湘一面组织部署群众防疫,一面率干部深入前沿侦察地形,制订构筑工事的工程计划,日夜操劳,抱病工作,直累得身心俱疲,不久,他发起了高烧。

1950年10月,蔡正国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0军副军长。蔡正国所在的40军入朝不到10天,就投入第一次战役。由副军长蔡正国指挥的121师在两水洞一线拖住了两万余众的美军,造成敌人温井、熙川的兵力空虚。西线志愿军司令部迅速命令两个军实行战略迂回,两天内攻取了温井。这样一来,另外一线的“联合国军”受到严重威胁,被迫于11月3日全线撤退到清川江以南。志愿军的第一次战役以歼敌5.2万人的胜利落下帷幕。这种不同寻常的表现,给彭德怀等志愿军首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51年3月,蔡正国调任50军副军长,到任一个来月,就赶上了第四次战役。

1980年4月,时任志愿军67军副军长兼199师师长、离休前为第二炮兵司令员的李水清回忆说,1952年7月初,美军在199师阵地前沿投放了十几个空壳弹,部队觉得很奇怪。他跟李湘军长通电话谈到此事,李军长便立即赶了过去。他们两个把阵地前的炸弹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也没看出啥名堂。两个人就坐在炸弹上讨论起对此事的处理意见,开始不想上报,担心情况不明、小题大做。最后还是认为这些炸弹可能隐含着重要的未知信息,最终决定如实报告志愿军总部。

第四次战役开始前,50军军长曾泽生和军政委徐文烈赴志司开会、军参谋长舒行回国集训。所以在第四次战役最初几天,也就是50军汉江阻击战最艰难的阶段,主要是蔡正国副军长在军副参谋长李佐等同志的协助下指挥的。

李水清还回忆说,当时李湘脸上长了个小疖子,已经挤破了,回到军部第二天脸就肿了,没过几天就去世了。消息传来,李水清十分震惊,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说,几十年过去了,李湘军长坐在炸弹上和他讨论问题的神情依然历历在目。

从1952年1月25日开始,“联合国军”在汉城以北全线发起大规模进攻。属于正面防御的50军,面对的敌人是英军第27旅。该旅是入朝英军的精锐,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装备优良,配有一个坦克营。连续两天,英军的坦克全部出动,在炮火支援下,以集群冲锋的方式夺取了50军的三个阵地,英军只有4辆坦克被毁。

军长被细菌感染,病情迅速恶化,脸部也肿得非常厉害,但他仍以惊人的毅力,坚持指挥作战。很快,他的病情转化为败血症和脑膜炎,虽经医生百般医治,终抢救无效,于1952年7月8日13时与世长辞。李湘从发病到去世,前后只有7天时间。

1952年1月27日上午10时,紧急作战会议在50军军部指挥所召开。蔡正国提出派遣爆破小组夜间潜入英军阵地,炸毁敌人坦克的战斗方案。他坚定而激动地说:“……过分依赖武器优势的敌人,最害怕的是短兵相接的战斗,他们一旦没有了坦克,心里就害怕,就一切都完蛋了。我们纵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把英军的坦克搞掉!”

李湘军长牺牲后,过了很长时间我才知道,领导说:“军长是被美帝细菌弹感染,导致败血症牺牲的,对外要保密,不能长了敌人的威风,灭了自己的志气。”

午夜时分,由152师组织的12个爆破小组,借着月光接近了敌坦克阵地。随着一声声冲天而起的爆炸,英军的绝大多数坦克,变成了一堆废铁。参加偷袭坦克的36名志愿军战士,有半数以上被炸死或受了伤。第二天清晨,50军向英军发起了进攻。经过激战,英军第27旅的官兵大部分被歼。志愿军乘机发起反击。2月9日,第38军和第60军一部,经过两番激战,攻克了砥平里,随即向原州方向发展。至此,志愿军的全线防御转为机动进攻,从而扭转了整个战局。

精神长留

第四次战役结束后,第50军的战绩得到了志愿军总部的表彰。彭德怀等首长认为,把蔡正国放到50军是选对了人。

李湘牺牲时正值暑期,遗体暂埋在军部附近的青山下。1952年12月10日,李湘的灵柩由朝鲜运回祖国,12月11日举行了隆重的迎灵仪式和公祭大会,随后被安葬于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

1953年2月中旬,汉江解冻。为了避免背水作战,2月下旬,志愿军代理司令员兼代政委邓华下令:已越过汉江的志愿军各部退回北岸,待机作战。总部命令:第50军用8至10天时间,在南岸构筑工事,准备迎击美军和南朝鲜军的尾追。第50军进入指定地点后不久,就被美军飞机侦察到。事情源于50军开的一次运动会。全军的运动员和指战员黑压压地坐满了两边的山坡。有两架敌侦察机从空中飞来。由此,敌人知道这儿有重要的指挥机关。

运送李湘灵柩的专列回国途经安东、沈阳、锦州、秦皇岛、唐山、天津、北京等地时,各级政府、社会团体和人民群众纷纷举行路祭。人们追思李湘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奋战一生的光辉业绩,缅怀李湘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而鞠躬尽瘁的不朽精神!其场面催人泪下,感人至深!

4月12日晚上9时,第50军的坑道外的军部驻地,即一栋砖瓦结构的民房里,正在召开军事会议。9时40分左右,夜空里响起敌机的轰鸣。蔡正国正准备结束会议,一颗炸弹轰然爆炸。飞溅的弹片,击中了蔡正国和他身后的作战处处长。蔡正国的头上和胸部多处中弹,被抬入坑道后昏迷过去。由于失血过多,当晚10时,蔡正国心脏停止了跳动。

在石家庄迎灵仪式和公祭大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代总参谋长、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挥笔写下了:“我深以丧失了二十年的老战友、青年优秀将领——李湘同志而哀悼!”

50军军部被炸事件,是志愿军入朝作战3年以来最严重的事件。在国内的彭德怀接到电报后,惊得说不出话来。同一天中午,正在午休的毛泽东,被叶子龙叫醒。在看了志愿军总部发来的电报后,他口里失声地“噢”了一下,刹那间脸色有些发白。毛泽东随即神情有些木讷地站着,喃喃地说:“蔡正国,蔡正国,不幸殉国,又折我一员骁将!”

华北军区政治委员薄一波题词:“李湘同志是以其国际主义的精神在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死得其所,死有余荣!”

蔡正国的遗体被运回沈阳,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志愿军代理司令员兼代政委邓华、志愿军政治部主任杜平,为蔡正国的墓碑撰写了碑文。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给蔡正国颁发了“独立自由一级勋章”和“国旗一级勋章”。

华北局书记刘澜涛题词:“李湘同志革命精神不死!”

第39军副军长吴国璋

华北军区参谋长、20兵团司令员杨成武主祭并致悼词。他对这位14岁参加中国工农红军,20余年始终战斗在最前线,最终牺牲在战斗岗位上的优秀青年将领给予极高的评价:“李湘同志对党和上级给他的每一项任务和每一个战斗命令,从来没有马虎过。他兢兢业业、非常细心地进行调查研究,分析情况,下定决心,是最坚决执行命令的指挥员,最善于克服困难的指挥员,在朝鲜战场上的表现最为明显。他很年轻,正是为祖国为人民尽最大贡献的时候不幸逝世,是我党我军的一个重大损失。”

图片 3

在朝鲜平安南道桧仓郡志愿军烈士陵园内,留有李湘的衣冠冢,供朝鲜人民永世凭吊。

吴国璋将军可以说是战功赫赫。他系安徽省金寨县人,1919年4月出生,1930年参加红军,当时刚满11岁,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年被冀鲁豫军区授予“战斗模范”称号,此后,他先后任第10旅30团、29团团长,在东北参加了长春阻击战、昌图和彰武攻坚战等数十次有名的战斗。

1987年10月,李湘军长的夫人安淑静随中朝友好参观访问团访问朝鲜,朴成哲到代表团下榻的高丽饭店亲切会见代表团成员,他转达了金日成主席对安淑静同志的慰问之情,并说:“李湘同志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朝鲜人民,是伟大的;你用青春抚育着一双儿女,还要努力工作,了不起!”所到之处,英雄的妻子受到热烈的欢迎。朝鲜同志讲:“李湘军长为朝鲜人民牺牲了,你就是朝鲜儿女的阿妈妮!”

抗美援朝战争开始时,吴国璋正处在病中,住院治疗。而恰在此时,在战争年代失散了20多年,杳无音信的母亲有了消息,吴国璋很想去看望母亲,而母亲也正急于见到儿子。但是,赴朝参战的任务已经确定。1950年10月8日,中共中央军委毛泽东主席发布命令,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第39军列为第一批入朝部队。作为部队的高级指挥员,吴国璋放弃了回家探望母亲的打算,带病率部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1988年5月,朝鲜对外文委副委员长、朝中友协副委员长吴文汉率领的朝中友协代表团,怀着脉脉深情,专程赴石家庄华北烈士陵园拜谒了李湘军长的陵墓并敬献了鲜花;朝鲜客人还亲切看望了安淑静同志及其家人。

在朝鲜战场上,第39军一直是志愿军的主力部队,从鸭绿江边打到三八线以南,战绩卓著,英雄辈出。吴国璋参与指挥了1至5次战役。在第一次战役中第39军大战云山,这是志愿军入朝后首次与美军交火。39军将士,面对强敌,英勇作战,首次与美军作战就重创美国人引以为骄傲的开国元勋师,即美骑兵第一师,并歼灭骑兵第一师第八团大部。志愿军入朝初期,尚有一些部队存在“恐美”思想,云山之战为志愿军各部队作出了榜样,并取得了同美军作战的初步经验。在此后的作战中,第39军越战越勇,越战越强。突破临津江,横城反击战,第39军在与敌作战中立下了赫赫战功。

星转斗移,岁月悠悠。斯人已去,精神长留!李湘军长离开我们虽然已经半个多世纪了,但他的英名一直被中朝两国人民所铭记,他短暂而非凡的一生也必定辉同日月、光照千秋!□(作者为志愿军原67军文化教员、作训参谋)

1951年10月6日,吴国璋在志愿军司令部开完会,乘一辆吉普车返回军部。当车行驶到平壤附近时,突然遭到美军飞机的空袭,吴国璋左肋处中弹,不幸牺牲,年仅32岁。吴国璋牺牲后,第39军军长吴信泉,亲自将这位红军时期就共同战斗的亲密战友送回国内,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第23军参谋长饶惠谭

图片 4

1915年,饶惠谭出生在大冶殷祖镇南山头一个贫农家庭,13岁就秘密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春天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南征北战,历经了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952年,饶惠谭主动要求赴朝参战,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军参谋长,负责军事后勤保障工作。

1953年3月中旬,饶惠谭到下属各师检查弹药和粮草的供给情况,奔波劳碌了一个多星期,20日回到军部,汇报和研究全军的后勤工作。由于过度劳累,回到参谋部的当晚,他睡得很沉。当日晚,敌机第一次轰炸,投下了两枚500公斤炸弹,将各单位办公和居室的防空窗帘都震落了,山凹里一片亮光。饶惠谭立即走出坑道,逐个房间进行了检查,交代夜里不要露出火光,早点睡觉。明天窗帘要好好研究改进,不要再让窗帘发生震落现象。他巡视后,还向军长作了“没有任何损失,并已交代各单位防敌机可能再袭的准备”的汇报。之后就交代站岗警卫,一有动静,立即向他报告,时已午夜,他自己也准备睡觉了。第一次轰炸后约30分钟,敌人第二次大轰炸又开始了。

21日凌晨,敌机再次对我阵地进行轮番轰炸,饶惠谭壮烈牺牲,年仅38岁。1955年12月9日,饶惠谭的尸骨从朝鲜迁移回祖国,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并立碑纪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必威手机网址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抗美援朝中中国牺牲的四名高级将领,志愿军6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